🍃楚谓之聿🐧

【周叶】三千个小号 16章

今天是一整章!现在每天只有一小时左右的码字时间QWQ可苦逼了……



第十六章



叶修不是个会后悔的人,可他现在,真的真的,有那么一丢丢地后悔了。


——他当初究竟是怎么想出这么个主意的?他感觉自己都快被玩死了!


被不停地问问题也就罢了,被问着问着他也快习惯了,由于一直没有其他事情发生,他甚至都开始想入非非——莫非小周是想多了解了解他?可从周泽楷突然报了一大串个人信息那晚开始,叶修就真的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从此,周泽楷在他心中的形象直接从自带柔光的天使,变成了手持三叉戟头有弯角还拖根细长尾巴的小恶魔。这位总是能通过三言两语几个眼神就能将一个人摸得门清的叶大师,遭遇了目前二十八年人生中最惨烈的滑铁卢。


他是真猜不透周泽楷到底想做什么啊!


说实话,在那天被周泽楷的个人信息糊了一眼的时候,他是狂喜的。虽然这些信息他几乎都知道——在知道了周泽楷的职业后他的笔名要查出来也不难,他甚至还知道更多,比如周泽楷喜欢的奶茶口味、喜欢穿风衣、喜欢冰淇淋胜过冰棒等等,但是有谁会莫名其妙地抛出这么多个人信息还让人好好记住的?莫非、或许、难道……周泽楷是有些动心了?


那一瞬间叶修嘴巴里的烟都差点掉下来好吗?


有了这样的念头,叶修那自然是开始磨刀霍霍要验证猜想了。根据李迅转播的那么多818帖子可以得知,如果双方彼此有些意思,却还没有挑明,那就进入了暧昧期。这个阶段那就是你撩我啊我撩你,等时候差不多了就可以告白了——所以看周泽楷对自己有没有些那方面的想法,只需要撩上几次,看对方反应,心里就差不多有数了。


可问题是,他撩是撩了,周泽楷不接啊!


比如下线前,叶修说冷空气来袭,气温又要降了,晚上注意多盖点,否则他会担心的——看,多么暖男!结果周泽楷一本正经地回复说他家装了地热屋内恒温26度,非常好用,建议叶修也装一个;又比如周泽楷上线的时候,叶修感叹了一声周泽楷总算来了,白天一个人玩好无聊,这四舍五入就是一句“想你了”有没有?结果周泽楷让叶修注意眼睛,连续在线时间不宜过长;再比如星期天到了中午饭点的时候,叶修表示自己边吃要边给周泽楷刷烹饪材料,这么专注为人怎么也该收获一些感动吧?结果周泽楷又说这样不利于消化,要叶修和他一起下线吃饭最好再午睡一个。


除非是完全没意思,否则哪里会有这么不解风情的人啊!


然而与此同时,周泽楷似乎、大概、好像也有在撩他?


比如周泽楷原来总是积攒了几组再给的月光花,突然就变成了每天日常五朵五朵一给;比如以往几乎一比一的喊会长和师父的比例,等叶修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变成了一比二;比如周泽楷坐骑养好之后,就非要叶修坐他的马,哪怕速度比叶修的大白虎慢百分之二十也非要邀叶修同骑。


倘若只有后面这些,叶修肯定早就炸成了天边的烟花,去采九百九十九朵月光花和买九十九个大烟花就等良辰吉日拉周泽楷去市政厅门口了。可结合前面的事情,叶修真心说不准周泽楷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样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态度简直就是颗巨大的烟雾弹,熏得叶修完全摸不着头脑。这猜心游戏实在是太折腾他这二十八岁的“高龄”,却又担心还没到时候,不敢直接问,搞得叶修这几天烟都多抽了一包,哪里会猜得到周泽楷那些话其实都是在关心他?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患得患失,先别说恋爱是他的空白区域,现在他和周泽楷完全是一起在用直男思维搞基,那结果可想而知,堪比高速公路上十八辆车连环追尾——惨绝人寰。


而周泽楷心态调整了回来,工作进度自然也有了重大突破。倒不是说他立刻就写了十首八首出来,但这第一步迈了出去,之后的脚步就算是再踉跄,却也在往前走。虽然没有写《嘘》时那样的灵感大爆发,但也不至于在枯塘里汲水。拿着现有的曲子填词练习,将自己追求喜欢的人时的忐忑与心中所含的期待写下,还尝试了几种不同风格,说是渐入佳境也不为过。


要是能够传达给对方就好了……


看着最新写下的歌词,周泽楷心中不免生出了这么个念头。于是这天在和姑父通电话的时候,挂电话前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提了要求:“姑父……”


“喂?泽楷,还有什么事吗?”


周泽楷莫名有些心虚:“想借录音棚。”


“哎哟我去……纸巾!小李,给我纸巾!”


那头兵荒马乱了半分钟,才重新恢复通讯。


“吓我一跳……可以是可以,你什么时候要?我给你安排。”


“明天?”


“好好好。呃……需要我安排修音师吗?再做个后期什么的?”


周泽楷一脸黑线:“不用。”


对面的声音明显上扬:“真的不用?”


周泽楷斩钉截铁:“不、用。”


于是第二天晚上叶修上游戏的时候,明明不是下副本的日期,却在周泽楷的要求下上了YY。


“怎么了?”


周泽楷给他发了两个文件,一个是装着歌词的TXT文档,一个是mp3格式的歌曲。叶修一下就反应了过来,边点接收边道:“歌词写出来了?恭喜恭喜!哎哟我去你这个歌二十多兆,是音质多好啊这么大。”


周泽楷有点紧张:“不算。是练习。”


“练手的词?那也一样,我看看……”文档一下就传完了,叶修点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标题《给你的歌》,然后就是曲名——就叶修这种不太关注乐坛的人都听过,是一首很出名的甜美可爱的歌,有段时间很多商场、餐厅都会播,一下子旋律就在他脑袋里冒出来了。嗯,这样很好,歌词歌词嘛,能够唱出来总好过干巴巴地读。


然后,叶修就震惊了。


“……徒弟,这是你写的?”


周泽楷不安地“嗯”了一声,小心地问:“怎么样?”


“呃……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是挺厉害的。”


周泽楷一听叶修的语气,就蔫了:“写得不好吗……”


这委屈劲儿简直要穿透耳麦,叶修连忙否认:“不不不,其实挺好的。就是,嗯,怎么说……太,嗯,少女心了?完全联想不到是你写的,总觉得脑补无能啊!”说着还发了个笑哭的表情出去。


没错,虽然叶修不太懂歌词,但也觉得这词无论顺口程度,还是和调子的契合度都很好,甚至读上一遍就能轻易地记住其中几句。可是,这词太太太太少女情怀了,只要一想到是出自周泽楷的手笔,他就特别想笑。


“啊,”周泽楷明白了过来,连忙解释道,“曲子风格,就这样。嗯……词作家,什么风格,都要能写。”


刚好这时音频传完,叶修点开它道:“哦哦,明白明白,是这么个道理。你这也是不容易……我听听看啊!就找人录好了?真不愧是专业的,真速……噗!卧槽?!”


得到意料之中的反应,周泽楷一个人默默地捂住了脸——反正他师父看不见。


这真不是叶修不懂得给心上人捧场,实在是前奏一过,歌声一出,周泽楷的声音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首先,叶修是真没料到周泽楷会亲自上阵录音,毕竟这是女歌手的歌,调子偏高,男性唱总归是有一定难度的;然后,他也是万万没想到,周泽楷身为一个词作,居然这么、这么、这么不会唱歌!


平心而论,周泽楷的声音是很好听的,这不是叶修情人眼里出西施,周泽楷的声音很清朗,听起来特别舒服,话虽然少但是咬字一直很清晰,结合他的职业和家庭背景,叶修觉得估计专门练过。除此之外周泽楷唱的调子毫无疑问是准的,没有任何走调跑音,节奏也没有出任何问题,甚至听到后面高音也上去了,听起来也不觉得吃力,总之硬件特别好!


可问题是……叶修就没听过这样的歌声,一定要找个词的话,大概就只能称为棒唱了——真的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啊!


“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穿云,我总算是明白你家里人为啥没让你去当歌手了,明明声音这么好听!这谁都拯救不了啊!”


周泽楷完全不想抬脸了——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笑声慢慢小了下去,然后是一片寂静。就在周泽楷以为他家师父是在揉笑酸的脸的时候,一把电流都压不下里面温柔的声音从耳麦中传了出来。


“……可是穿云,谢谢了,我很高兴。”


周泽楷猛地抬起脸,看向屏幕,好像这样就能看到对方的脸一样——他当然有幻想过,但想不出太具体的,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


叶修用手扶着耳麦,又播放了一遍,听着听着嘴角便不自觉地上扬。这初听笑死人的歌声现在他越听越是欢喜,就连这肉麻的歌词也觉得愈发可爱了起来:“这是专门录给我的听的吧?我仔细看了看词,灵感应该是我从我这里来的?看来上次我那一堆话没白说啊!谢谢你的词和歌,我很喜欢。”


周泽楷喉头滚动了一下。


是了,就是这样,君莫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总能看见最本质的东西。这样的歌无论发给谁,谁都是会笑的,他比谁都知道,就连他自己听了都想笑。可所有人都是笑过就完了,只有这个让他心动的男人,可以想得更远、挖得更深——


任何有自知之明的人,都是羞于将这样拙劣的东西与旁人分享的。


是的,周泽楷当然知道自己唱不好,但是他尽了自己范围内的最大能力,用心地将歌曲制作了出来,并且愿意发出去,这是非常需要勇气的,更是表达出了“我不怕在你面前出丑”的心意。


还有什么会比自己的心意被对方好好察觉,并接住了更美好的事情呢?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心在发烫。


——怎么办?总觉得好像更喜欢、更喜欢师父了。


可叶修还能给他更多的惊喜。


“唔……你等下我。”叶修捣鼓了一下网页,等听到下载完成的“叮”的一声后,问道,“你试试看听不听得到?音量合适不?”


“嗯?”周泽楷等了一下,就听到了前奏的声音,应了声“可以”后突然意识到将发生什么,连忙点了录音。


叶修唱了起来。


他其实也不算多会唱歌的人,但至少能唱出感情,更何况是给自己喜欢的人唱歌——还是心上人写的、灵感来自于他的词。虽然他以为是从他的情感小课堂来的灵感,与现实有些偏差,但其实也差不了多少了,自然是超常发挥,居然连最后的高音都没破。


“不安忐忑,彼此试探着,暧昧的距离是道难跨过的辙。”


看时、听时不觉得,等真的唱出来,叶修才觉得这话真是写进了心坎里。


“可我总是,笨嘴又拙舌。只好把它写成歌,唱在你耳侧。”


周泽楷双手盖住耳麦,生怕漏掉一点声音没听到,这无疑带入了他自己的句子让他的心不禁也跟着五线谱上的音符高低起伏了起来。


“不安忐忑,只小心猜测,就算是这样可我还是偷着乐。”


是的,明明如此烦恼,他们却在网线的两端同时笑了起来,仿佛偷吃了十斤蜜糖。


“不知哪天,在哪个时刻,你能听懂这首歌,与我轻声和?”


——你什么时候能明白我喜欢你呢?


歌声在网线间涤荡,仿佛形成了一条新的纽带,将他们绑在了一起。这两个脑电波总是对不上的人,终于在心里冒出了这同一个念头。


“与我——轻声和——”


最后一句唱完,叶修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敲了敲耳麦,问:“怎么样徒弟?喜欢吗,为师的回礼?”


“喜欢!好听。”


“哈哈,喜欢就好!”


“对了师父……”


“嗯?”


“我还是……给你买个麦吧?”


“……”


好吧,只是巧合而已,高速公路上追尾的车又加了两辆。而且估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数目还会持续上升,阿门。


第十六章 完

===============


这两个人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好想摁着他们去市政大厅!99金我出了!


评论(106)
热度(1428)

周叶已纯食,已纯食,我双担。
lofter没有置顶功能对于大家经常问的问题在这里说一下:连已开放自印。归一二刷8月1日24点结束预售。时之足已完售,18年老叶生日考虑二刷印调。请不要私信我问我要txt,请自行百度谢谢,问我要txt我不会回复的,有私信我的功夫都下载完了。不愿翻可以搜tag楚谓之聿有好心的姑娘整理目录。ky评论我会直接删除。【PS:聿读玉,委屈】

© 🍃楚谓之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