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谓之聿🐧

[全职高手][周叶]归一 序 脑洞很奇怪请慎入

我……我来作大死了。脑洞依旧奇怪orz

……由于脑洞太奇怪我觉得我有必要提前说一下注意事项orz

事先警告一下,有角色死亡,雷者请小心。不过目前这种死亡是因为我把他们生存的时间段拉开了,有些人的故事发生在五百年前,所以这些人都已经去世了……包括几个重要角色。当然,在现在的时间段死亡的角色,按这德行,肯定也有,不过我应该不会让重要角色挂掉的,龙套或反派吧。

能力体系是最常见的自然元素体系,然后冰封之后苏醒什么的也是很常见的梗,一定要说灵感来源的话……大概是富江?不过也不完全一样orz

主CP是周叶,1V1,其他副CP没想好……不过应该和连里头的副CP差别不大。叶修中心,没有all叶,伞修橙亲情向。

估计会写得比较黑暗?甚至会有一些比较恶心的描写orz

总之,这篇文请慎入orz

  

算是给自己庆生的。

居无定所ing,坑品堪忧,慎跳坑。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吧。如果有其他问题,我会再补充的=3=

 

 

归一

 

 

热辣的太阳炙烤着这片荒芜之地,升腾而起的热气让视野中连绵不绝的沙丘扭曲变形,叫人产生了满目黄色巨浪在彼此拍打、推挤,要将目之所及都吞吃殆尽的错觉。就是在生存环境恶劣的如今,这片沙漠也是出名的死亡之海。

 

可就是在这样的死地里,却有几个黑色的小点在缓慢移动。

 

这是一队旅人。

 

人数不多,也就十二人。

 

随着他们步伐的震动,不断有粗粝的沙粒从沙丘上顺着斜坡翻滚向下,却在半途就被风卷了起来,重重地砸向他们的面颊。若不是他们显然做足了准备,厚厚的斗篷从头包到脚,再将脸用面巾遮住,还戴上了防风镜,怕是要被风沙掩了口鼻,连眼睛都睁不开。他们步伐不快,许是已经跋涉了好些日子,只可惜刚留下的脚印都会立刻被黄沙盖去,一点痕迹都无法追溯,竟是不知他们从何而来,又要去向何地。

 

这几人又走了好一会儿,领头的人突然停下,打了个手势,后头跟着他的十一人便迅速席地而坐,从斗篷里掏出了水和食物——原来是打算休息一下,补充体力。

 

说来也奇怪,他们这一坐下,原本还肆无忌惮的风沙突然就歇了下来,让他们的食物不至于添上不必要的“调味品”。可再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并不是风沙消停了,而是在要靠近之时,被什么肉眼不可见的东西拨了方向,从他们身边绕了过去。若是也能在他们身边坐下,就会知道不仅如此,他们还被清凉的水汽笼罩了起来。就连他们坐着的沙地,也不复要将人灼伤的热度。

 

“他奶奶的!”狠狠咬了一口手中不知用几种杂粮捏的饼子,一个大汉将帽子掀开,防风镜推到了头顶,就抱怨了起来,“好好的能力不用,还要遭这罪!”

 

“刘哥不说了吗,”大汉左手边的男人接话,一面看向领头人,语气中带上了些许对他的讨好,“尽量省着点力气,到了地方你可别使不出劲儿。”

 

被称为“刘哥”的领头人轻轻“哼”了一声,说:“不服就回去,多的是人想过来——越云算个屁,要不是有个孙翔,轮得到你们?”

 

大汉被一噎,眼中闪过一丝不善,却没有再说什么。

 

的确,和有五百年历史,规模庞大,由传说中的斗神建立起来的,新世纪人类的第一个基地——嘉世对比起来,他们一个几十年的小基地,确实什么都不算。就算现在已非嘉世一家独大的年代,可嘉世依旧是最强的基地之一。嘉世要碾死他们,连指头都用不着动一根。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年代,这一路过来,嘉世的六个人已经算客气的了。

 

而这个刘哥,不是别人,正是嘉世基地的副首领刘皓。

 

这次的合作机会,对于越云来说也确实如同天上掉下的馅饼。而刘皓看中越云的地方,也正如刘皓所言,就是因为越云有孙翔。

 

不过越云这么小的地方,肯定留不住孙翔这样的天才。强者和基地息息相关,他们保护基地,而基地也会提供相应的资源。要去其他基地挖墙脚,可不是易事。而孙翔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地级高阶,又是在越云这种小地方,自然是各大基地争相拉拢的对象。毕竟以孙翔现在的提升速度来看,突破之后进入天级,成为大神级别的人物,只需要一些时间,或者……一把合适的武器。

 

比如说,天级金系能力者锻造的顶级银武。

 

大汉并不知道刘皓和自己的首领还有孙翔达成了怎样的协议,但是他知道就算孙翔离开了越云,越云也可以得到极大的好处。而孙翔,能够拿到银武,并且前去嘉世,对于他本人来说也是飞黄腾达的机遇。

 

而他和另外五个越云的人,在这次行动中的任务,也就只是跟着嘉世的人,前往遗迹所在地,然后为孙翔拿取银武罢了,说白了就是六个取货人。按照道理来说,这样的行动让孙翔亲自去比较靠谱,可是在越云将好处完全拿到手之前,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人。为了防止孙翔单方面撕毁契约,跟着嘉世的人就这么跑了,也就只能曲折一点了。

 

根据嘉世给出的情报,遗迹所在地很是凶险,可是他们自有法子,只是需要大家尽量保持能力满溢状态,能不用能力就尽量不用。就是这个原因,才导致嘉世的一个风系和一个水系能力者,只有在休息的时候,才会动用能力,为众人创造点好环境。越云这次来的六人分别是金、土、火、雷,还有两个光明系的,在这沙漠里,可没法让自己好过点。

 

虽然嘉世对于此次行动各种语焉不详,可是嘉世给出了丰厚的订金,而且只让越云出了六个玄级的人,却还是让越云首领同意了合作。毕竟越云这种小基地,也没有什么可以让嘉世有所企图,只能说是嘉世求才心切。而就算真的出了什么变故,六个玄级的人,越云还损失得起,所以得罪了上头人的他们六个,才会被丢进这个队伍里。

 

更何况……所有人都知道嘉世在四百年前,斗神叶秋失踪之后,接过嘉世首领一位的人,正是叶秋的挚友,天级高阶金系能力者苏沐秋。而苏沐秋除了不逊于叶秋的战斗力之外,最出名的就是他的炼器。也正是因为他,金系能力者才知晓可以用金元素炼制武器。也正是因为他,金系能力者锻造的武器,才被称之为银武。

 

而苏沐秋打造的银武,多是传说,比如与斗神叶秋一同了无踪迹的战矛却邪。可是偏就有一把,流传了下来,而且历经了五百年的沧桑岁月,依旧在使用。

 

苏沐秋为自己的妹妹苏沐橙打造的手炮,吞日。

 

虽然吞日打上了只有苏沐橙才能激活的精神烙印,导致吞日之后的使用者都无法百分之百发挥出它的能力,可就是这样,吞日的战力也和当今的顶级银武不相上下,可以想象若是当年苏沐橙本人使用,会爆发出怎样的能量。

 

所以当刘皓说,他们这里有一把顶级银武的下落时,虽未言明,却暗有所指,正是苏沐秋打造的银武。

 

没有人能抵抗得了这样的诱惑。

 

边吃边想着这些,休整时间马上就过去了。大汉将最后一口饼子塞进嘴里,迅速舔去了指尖、掌心的碎屑,立刻站起身来,跟上队伍的步伐。

 

就这么又走了一天一夜,水在有两个个水系能力者的存在下,不成问题,可是食物已经开始紧缺。就在大汉不由得开始怀疑,这所谓的遗迹是否真的存在时,嘉世的一名地级水系能力者贺铭突然就停了下来,仰起头似乎是在空气中仔细辨别着什么。

 

“在那里!”贺铭的声音中有着难以压抑的激动,指向前方,“那里有水!我感觉到了!”

 

发现了水源如此激动,对于常常被当做“移动水库”的水系能力者来说,实在是怪异。可大汉听了,却是心中一震。

 

这片广袤的沙海之所以被称为死亡之海,就是因为这里一点儿活物都看不到,更别说什么绿洲了。再顽强命贱的异兽、异株,都无法在这里生存。除此之外,这里经常会有无雨的雷暴等奇怪的天气,还长时间被带着死亡气息的暗黑元素笼罩。每年也就只有那么小半个月,暗黑元素才会淡去,他们就是趁这个时机踏入这片死地,否则要不了一天,他们就会开始虚弱、乏力。换做普通人,轻则大病一场,重则毙命。

 

五百年来,关于这沙海的传说数不胜数,引来无数人争相探寻,也曾有过十数人平安返回,对其中的描述皆是死绝之地,从未听闻里头有什么绿洲。

 

思及此,大汉看向刘皓的眼神中又多了一分深思——看来嘉世是真的有些消息。

 

有了准确的方向之后,他们行动起来比一开始快了不少,可还是又走了小半日,才有一抹绿色撞入他们眼中。比起浩渺无边的黄,这微弱的绿看起来那么微不足道,仿佛随时都会被黄沙一口吞食,却依旧顽强地存在着,辟开了一片小天地。

 

而在看到绿洲的刹那,队伍中的人都感受到了澎湃的自己属性的元素在那绿洲处翻腾,却似乎都被牢牢禁锢在了绿洲那方寸之地里,直压抑得叫人喘不过气来。

 

“刘哥!找到了!果然是真的!”嘉世的地级风属性者郭阳激动得连忙往前跑了几步。

 

“走。”刘皓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简单地下达了命令。

 

而真正置身于这绿洲之中时,大汉才明白,这不过几百平米的绿洲,有多么的惊奇,甚至……可以说是诡异。

 

百分之七十的地方,都被一个小湖给占据了,树木都是围绕着它生长着。而这些树木,都是极其普通的植株,没有一个是变异了的,可看年份也不短,甚至有几棵树一看就是几百年的树龄,让人无法想象它们是如何在暗黑元素肆虐的地方存活下来的。而最让他们惊异的,当然还是中间那个不大的湖。

 

站在几米外,他们都可以感受到蒸腾的热气扑面而来,环着岸的一圈水,居然是翻涌着的沸水,水蒸气四溢;可越往中心去,水面就越平缓,即是水温越低;到了中间,那里也泛着气体,却是丝丝寒气——竟是温度低到已然结冰,而且立了一个冰柱。

 

环岸的沸水带来的水蒸气让他们看不太真切,可隐约见得,那冰柱里,有什么东西。

 

“郭阳。”将帽子掀开的刘皓立刻开口,一双眼睛中精光流转。

 

郭阳立刻点头,上前一步,双掌向前一推,一阵风呼啸而过,将湖面的水汽吹去一部分,让众人能看清湖中心。

 

冰柱里面,是一个男人。

 

一身破碎的战袍可以看出他经历了怎样的鏖战,身上几道纵横的伤口看起来还那么新,似乎冰一化就能又流出滚烫的鲜血来。脸侧的发丝竟还飘散着,却被透明的冰死死定住,维持成浮在空中的假象。最关键的面容却无法看清,是因为他脸上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只能看到他干裂、微抿的嘴唇。

 

他手里握着一杆战矛,还保持着向前方刺出的姿势。

 

就算没法看见这个男人的脸,可是在场的越云六人,都瞬间明白了这个男人的身份——其实长相如何本来也就不重要,历史上对这个人的描述,从未有外貌的描写,毕竟他从未在人前摘下过面具。

 

斗神,叶秋。

 

和他的战矛,却邪。

 

“那、那个传说是真的……他……他还活着!”身旁有人低声喃喃,可说到最后却音量猛地拔高,大汉知道那是他们这边光明系的能力者。

 

光明系、木系、水系都有生机,这三个系的能力者最能敏锐地感觉到生命。

 

这个男人,被冰封在这里,竟然……竟然还有生气?!

 

那个传说竟然是真的。

 

叶秋在与那只天级高阶异兽一战之后,异兽确认身死,可叶秋却失踪了。大多数人的观点是,叶秋与异兽同归于尽,换来了兽潮的褪去,给了人类喘息的力气。而几百年过去,再也没有天级高阶的异兽出现,这才有了一个又一个基地的建立。

 

可接任了嘉世首领一职的苏沐秋却并不这么认为,他一直坚称,叶秋并没有死,叶秋早晚会回来。所以苏沐秋,一直都是以首领代理自居。

 

可惜弹指五百年逝去,嘉世最早围绕在叶秋身边的那些人,苏沐秋也好,苏沐橙也好,吴雪峰也好,都早已成为历史上的传说,叶秋却一直都没有回来。

 

而斗神,却一直被冰封在这死亡之海深处,等待重返人间的契机?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苏沐秋这样旷世的天才,都无法在自己余生里研究出让叶秋苏醒的方法?

 

当震惊过去,大汉突然就心中一紧。

 

可是晚了。

 

他感觉自己陡然失去了所有力气,身体不受控制地软倒在地。他趴在地上,用尽所有的力气微微转动头部,看了一眼所有倒下的,还有站着的人。

 

越云六人,还有嘉世四人都趴倒在地。

 

而站着的,只有刘皓和贺铭。

 

……是水,是他们喝的水出了问题。在携带的水饮尽之后,他们的饮用水都是由嘉世的两个水系能力者轮流提供的。而贺铭之外的那个水系能力者,则是被刘皓和贺铭联手打晕了过去——对于同伴,她丝毫没有防备。

 

他们居然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为……为什么?”郭阳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同伴。

 

“真是抱歉呢,因为你刚好是风系。”刘皓的语气中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圆盘,上头黄、绿、蓝、红、褐、橙、紫、白、黑九种颜色的光芒闪烁不止。刘皓从里头牵出了九根对应颜色的软管,分别插在了地上十个人身上——白色的那根将两个光明系的串在了一起,而黑色的那根,刘皓插在了自己胳膊上。

 

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大汉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他们这个小队,集齐了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明和暗黑九大系的能力者,而且全部都在玄级以上。而刘皓要做的事情,就是需要所有的系的能量,所以他才让大家能不动用能力,就尽量不用。

 

“苏沐秋真的是个天才,只可惜,不够狠。”刘皓唇角的笑容不深,看上去却像毒蛇一般,“他早就知道怎样把叶秋弄出来,却不肯下手——用异兽、异株的晶核来提取能量,亏他想得出来。晶核的能量连能力者都很难提取,更何况是这样的小玩意儿了。明明他早就知道,从人身上拿是最方便的,他却不肯。”

 

刘皓将自己胳膊上的黑色软管拔了下来。

 

“因为这需要的能量,除了暗黑系需要的最少,可以让人活下来,其他系可都是至少要吸干一个天级的能力者。这玩意儿一旦要吸取,除非饱了,可是就一定要吸干的呢。哦,尤其是光明系需要的最多,一个天级都不够。没办法,毕竟要让这个地方的元素达到平衡——暗黑元素这里最不缺了,光明元素却是最少的。”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花了嘉世五百年,积攒的能量虽然不够多,但倒是用不着天级的人了。我也没有自信能够同时搞定这么多天级的人呢。”

 

大汉感觉自己身体里头的能量在飞速流逝,不一会儿就被掏空了,可软管却还是没有停下来,继续贪婪地索取着。血液、内脏、骨骼……所有的一切,全部被榨干,挤出所有的元素能量,被洗劫一空。

 

他……他要死了。

 

刘皓似乎还在说什么,可是大汉已经无法听见。视野越来越模糊,朦胧间,他看见那个巴掌大的九色盘子终于“吃饱”,收回了所有的软管,飞到湖心,在冰柱的上方飞速旋转,闪烁出了明亮的光芒,九种颜色混杂在一起,到最后竟然变得透明。

 

他听不见,可是却可以看见,湖中心的冰柱,布满了网状的裂缝,然后瞬间破碎开来——

 

时隔五百年,那个男人终于从冰柱中被解放了出来。

 

他似乎没有意识,在冰的托力消失的瞬间,他就向下倒去,可手中还紧紧握着那杆战矛。

 

贺铭立刻动用自己的能力,用水将男人运到了岸边。

 

接下来的一切,大汉都看不见了,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哎呀,居然还活着呢。”贺铭低头,看了一眼抓住自己脚踝的郭阳。郭阳的眼中闪烁着痛恨与不甘,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风系只需要玄级就可以了,他毕竟是地级。”刘皓没什么感情色彩地说着,将剑拔了出来,干脆地结束了他的生命。郭阳的眼睛还大睁着,瞳孔却已经散开。

 

贺铭将郭阳的尸体一脚踢开,然后看着地上躺着的,胸口一起一伏的男人,手握紧了又松开,似乎不知道该做什么,语气中满是激动、憧憬与崇敬:“太不可思议了……他居然真的还活着。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这样的话,却邪可不能交给孙翔,毕竟斗神还活——”

 

贺铭的话没有说完,他慢慢低头,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胸口冒出的,黑气萦绕的剑尖。

 

“刘……刘哥……”

 

“是啊,我一早就知道他还活着。却邪什么的,呵呵,谁稀罕。就算是给了孙翔,在却邪有精神印记的情况下,他也没法完全发挥出它的威力。”

 

剑被抽了出来,血花蓬起,落了地上的男人满身。

 

刘皓看着这个被冰封了五百年的男人,眼中满是贪婪。

 

“比起叶秋的秘密,一把银武,什么都不算。”

 

评论(49)
热度(1616)

周叶已纯食,已纯食,我双担。
lofter没有置顶功能对于大家经常问的问题在这里说一下:连已开放自印。归一二刷8月1日24点结束预售。时之足已完售。请不要私信我问我要txt,请自行百度谢谢,问我要txt我不会回复的,有私信我的功夫都下载完了。不愿翻可以搜tag楚谓之聿有好心的姑娘整理目录。ky评论我会直接删除。【PS:聿读玉,委屈】

© 🍃楚谓之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