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谓之聿🐧

【周叶】《幸运日》 上 空中浩劫PARO 情人节快乐!

发现今天是情人节赶紧抓紧时间码了这篇……

大家情人节快乐!

还有刚好今天生日的好基友生日快乐么么哒=3=【不是她日以继夜地催更我我好多文都没法顺利出生】


对周叶就没什么好说的啦,我的文就是我对你们的告白呀❤


《幸运日》

 

CP:周泽楷X叶修

BY:楚谓之聿

 

空中浩劫paro,参考集数有第二季第一集英航5390,第三季第四集日航123,第三季第五集DHL1800,第十一季第十三集苏城空难——这集划重点(可能写着写着会继续补充,其实最大的灵感来源还是第二季第一集啦哈哈这一集非常推荐大家看看)

对航空真心不了解,所有知识都是来自于空中浩劫和临时抱佛脚的百度,避免闹笑话我就架空它吧,文中的国家、城市、航空公司、地形航线都虚构,只保留日航123、DHL1800和苏城空难。发现了bug绝对是作者傻逼。

以及北极星我查了查资料是英国民航的最高奖项,但是我看美国的澳洲的飞行员都领了这个奖项却也有点懵,所以文中改成它就是全球民航最高奖项了……总之别带着脑子看,只要知道他们酷炫苏爆就行了【被打飞】

 

所以大家快去看看空中浩劫啊!!!!【说白了你又是在卖安利了】

 

 

 

D国N市国际机场,占地面积达600万平方英尺,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国际机场之一,光出发大厅就有六个之多,每年接待的乘客数更是近亿,且还在不断增长。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最晚再等上两年,机场的工作人员就要为年接待乘客数破亿开一箱香槟了。

这天无疑是非常适宜飞行的,天气晴朗,云量较少,能见度极高。叶修光是看一眼候机大厅落地窗外的蓝天,就能想象出在高空目视远处跑道的惬意。

咳咳,职业病。

身为兴欣航空的一名机长,叶修此刻本应在机组人员专用休息区。可此刻,他却不得不边打电话,边挤在普通乘客中朝售票处走去。

“唉,我也不想的啊沐橙,谁知道居然一个空位都没有。”

身为机长,叶修可以免费乘坐兴欣航空的所有航班,不过前提是需要提交申请,且还得是在有多余空位的情况下。这次匆忙回国,叶修没有太多选择,只能临时提交申请。虽然他申请的航班已经满售,还超额售出了三张,但是众所周知每次起飞时总有些乘客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改签,所以能挤上这架飞机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可谁知这次就是有这么“走运”,一个空位都挤不出来,叶修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飞机起飞。

“那现在怎么办?赶紧申请下一趟?”

“下一趟在后天。”叶修从人群中穿过,快速地说了一声“excuse me”,才接着对电话那头的苏沐橙道,“所以我决定去买一张机票。”

“算了啦,不用这么急。”苏沐橙连忙开口,毕竟谁都知道这样临时买的国际航班票会有多贵。

“挣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吗,而且说什么你的颁奖典礼都不能错过啊——不是说好了我给你拍照的吗?”

苏沐橙笑了两声:“那你买好了票记得把班次告诉我呀。”

“那当然了。”这么说着,叶修已经走到了自助售票机前,扫了一眼,就选定了班次,“轮回航空,SA124,两点起飞,晚上九点不到就到H市了。轮回航空的飞安记录很好的,你就放心在机场等我吧。”

“哎呀,你那里已经一点了吧?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快去办手续。”

叶修“嗯”了一声,等到那边挂了电话,才把手机塞进口袋,继续操作机器。

此刻,叶修要乘坐的轮回航空SA124次航班的机组人员,正为一个小时后起飞紧锣密鼓地准备着。事实上,起飞前的五十分钟,正是地勤人员最忙碌的时候。加油车、行李车、食品车、清洁车等等将飞机团团围住,里里外外的工作人员都恨不得能给自己装个马达。

要让一架飞机起飞程序非常复杂,光是飞行员前期就要花上大半天的时间去做航线、机场资料、身体评估等准备工作,机务人员到岗也至少要提前两个小时。飞机各方面都要被检查个遍,Check List上密密麻麻的待确认项更是让没有接触过这一领域的人一看就头晕。可是对于飞行员来说,这都是不能再熟悉的日常。

将现阶段工作完成之后,周泽楷又开始重新核查一遍——作为一名刚刚结束实习期,第一天正式成为副机长的飞行员,再小心也不为过。

不过幸运的是,机组人员他大多都比较熟悉——尤其是乘务长方明华和乘务员杜明,这无疑让他更为放松。更何况今天又是一个如此适合飞行天气,之前在休息室的时候,机长张益炜就和他讨论过天气。

唔……勉强也能算得上是讨论吧。

不过比起天气,张机长显然更乐忠于谈论另一个话题。

“还好我们机组大老爷们多,否则那些小姑娘可不要借各种理由,动不动就往驾驶舱跑哦!”

说得两名空姐连连摆手,却还是忍不住偷偷瞄这位年轻的副机长——崭新的白色制服笔挺贴身,让本就有一米八一的个子显得更为挺拔。不得不说有的人就是天生的衣架子,统一发放的服装穿在身上就如同高级定制,再加上有张英俊的面庞,周泽楷在进轮回航空的第一天就引发了不小的讨论,也难怪张益炜会如此调侃了。

还好方明华深知周泽楷那腼腆的性格,连忙打了圆场:“唉,就是可惜我已经有老婆了,否则哪里有周副机长的事儿啊?她们肯定都来看我了!”

一下便引得两位年轻貌美的姑娘连连来打趣他,当时就这么揭过了。

见周泽楷在复查,张益炜边笑边拍他的肩膀:“放松点,别这么紧张。知道飞机起飞前干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吗?”

周泽楷不假思索:“执行起飞前确认程序。”

“错错错。”张益炜哈哈笑道,“是确认电视剧下载完毕。”

周泽楷一愣,似乎没太明白这好笑在哪里,眉头几不可见地蹙了一下。

“啊,你这边搞定了对吧?”

周泽楷再认真复查完最后一项,才点头:“嗯。”

“好的。”张益炜打开通讯设备,“是时候登机了。”

乘客开始登机。

SA124次航班飞机是空中客车A320,是空客最受欢迎的机型。包括同系列的其他几个机型在内,产量仅次于广为人知的波音737系列,是历史上销量第二的喷气式客机。A320是中型客机,载客量为150人,标准搭配机组人员为一机长、一副机长、四名空乘以及一名便衣混在乘客中的航空安全员。

乘客顺着廊桥走入机舱,第一眼能看到的就是微笑的乘务员,身为乘务长的方明华自然是站在最前面的。他脸上是职业化的微笑,语速、音量适中地说着欢迎词。这些话他说了不知多少遍,就像一个设置了循环播放的音频软件。可就在一名男乘客对他回以微笑并点头时,他竟意外地顿了一下。

“怎么了吗?”杜明小声地问道,示意那已经进入客舱的背影,“那名乘客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方明华迅速回道,“有点眼熟。”

“我懂我懂,”杜明偷偷做了个吐血的表情,“我那次一天看了八百多号人之后也是这个感觉,看谁的脸都一个样,被硬生生逼成脸盲。”

方明华没好气地在他背上拍了一下:“专心点。”

杜明立刻堆了满脸的笑,去迎接下一个朝他走来的乘客。

而进入客舱的叶修,并没有像其他拿着登机牌的乘客一样伸长脖子看座位号。将登机牌塞进大衣口袋,他径直往客舱中央走去,压根不用查看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A320的座位分布他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

他的位置是22C,按照普通乘客的标准来说,不怎么好。这是个靠走廊的位置,还在机翼附近,这里引擎声比较大,很影响休息。毕竟是几乎卡着点办理的登机手续,能选到好座位除非这趟航班空空荡荡没几个人。

不过对于叶修而言,一偏头就能看见机翼的位置会让他更觉安心,更何况逃生出口也在附近。

帮一位老人放好行李,叶修这才坐好。轮回航空的娱乐设施放眼业界都算不错,可以看电影、听音乐、玩游戏,甚至能免费连接WIFI,典型的财大气粗。不像他们兴欣,穷,都恨不得把航空餐省下来。

机长正在广播,欢迎乘客登机,叶修听到机长用中英双语介绍了机组人员,航班距离、飞行时间,趁还没起飞,在QQ上敲了苏沐橙。

口十:登机了。

木登:嗯嗯。

木登:话说这个点还会发餐吗?听云秀说轮回还发甜点冰淇淋对吧!她拍的照片看起来就很好吃。

口十:要不要我带给你?

木登:哈哈,不用了啦,哪里需要抢你的吃的。

木登:说起来,云秀跟我讲轮航的机组人员都超好看的!而且制服也好棒哦~

这点叶修也不得不承认。

口十:嗯,一开始在休息室瞟到了一眼轮航的人,平均颜值确实很高,有一个还特别帅。新人吧,之前没见过。

叶修回想了一下那人制服上的三道杠,又对应了一下方才机长广播中提到的副机长名字——是叫周泽楷来着?

木登:多帅多帅?

口十:唔……大概就那种假如轮航让他拍海报弄个“我在轮回航空等你”大概别家航空都招不到空姐的程度?

木登:哇塞!那有没有拍照片?

口十:-_-||

口十:啊,放安全影片了。

木登:哦哦,那不聊啦。

早在原来,安全注意事项都是机组人员口述,现在随着媒体信息技术的发展,都是让乘客观看小视频,空乘站在走廊中间辅以动作演示。不过近些年来,规定让空乘做动作的航空公司也越来越少了,都是直接放视频了事。不过显然轮回航空是前者,叶修看到之前他点头打过招呼的乘务长就站在了他前面两排的位置,拿着氧气面罩,跟着视频的声音将用法展示给寥寥几个真正在看他的乘客。

叶修正看得专注,突然左手边传来了一道女声,说的是中文。

“你很少坐飞机吗?”

这趟回国的航班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乘客都是国人,叶修右手边坐的就是一位。

叶修不答反问:“为什么这么说?”

女孩撇了撇嘴:“这些话我都快背下来了,经常坐飞机的人都不会看得这么仔细。你看,就没几个人在认真听。”

“安全无小事。”叶修知道持这种观点的人不会因为他这五个字就突然开窍,干脆开了个玩笑,“不过我觉得看的人还是有几个的,你看人家空哥多帅。”

听了这话,女孩仔细看了看方明华,点头:“嗯,是挺帅的。”

叶修拍了一下大腿:“我就说,轮回的机组人员都招这么好看的,原来是为了在讲安全事项的时候让大家能多看他们几眼啊?”

听了这话,女孩咯咯地笑了起来。话题这么一打开,接下来自然就好聊了,两人不免说起了回国之后的事情,好让这长达七小时的航程不那么枯燥。

而飞机,也终于要起飞了。

“Samsara 124,runway 4 clear for take off.”

将飞机推至指定跑道,听到塔台空管人员发出这道指令,周泽楷用英文重复了一遍进行确认,便推动了油门杆——此次航班由他执飞,这是事先就和张益炜商量好的。引擎轰鸣起来,飞机在跑道上向前驶去,速度越来越快。

而感受到飞机在运动,机上的乘客都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连叶修身边健谈的姑娘也不例外。就算坐了再多次飞机,起飞和降落的时候人们也不免有些紧张,毕竟只要略有常识,都会知道航班事故都集中在起飞和降落时——起飞的三分钟和降落的八分钟也被称为黑色十一分钟。

坐在驾驶舱左侧看着仪表的张益炜看着不断跳跃的数字,给周泽楷报当前速度。

“120节。”

叶修看向窗外,这个机场他起飞降落过几百次,只消扫一眼建筑物作为参照就能推断出大致速度。

“140节。”

叶修在心里默念——拉杆。

驾驶舱中的周泽楷一拉操作杆,这架铁鸟灵敏地昂起机头,被肉眼不可见的气流托举了起来——

直到安全平稳地抵达巡航高度。

“完美的起飞。”

叶修低声给出评价,然后侧过头来,继续和邻座聊H市近年来的变化。

 

 

“哈哈哈哈,来看看这个。”

飞机起飞已经有半个小时,张益炜此刻已经处于纯然的放松状态。飞机上的wifi已经打开,他松开勒着肚子的安全带,用手机刷着视频,看到了一个有趣的宠物视频,笑得前仰后合还不忘拍周泽楷肩膀让他一起看。

可周泽楷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目光依旧停留在面前繁杂的仪表上。

张益炜看着自己这个连安全带都不松的新搭档,耸了耸肩道:“说真的,你别这么紧张,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自动驾驶有多先进,过会儿看看自动驾驶仪就行了,何不放松点呢?”

影视作品中常常能看见驾驶飞机的时候,驾驶舱里的两位机长喝咖啡泡茶,和空姐谈笑风生的镜头,这倒不是艺术夸张。自从人们开始将电脑搬进飞机里,飞行员的工作压力着实减轻了不少。别说是喝咖啡泡茶,就是出驾驶舱去做个饭都行,当然想补个觉也无不可。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可以彻底解放双手,看着挡风玻璃外的云发呆了。自动驾驶只是减轻了飞行员的架势压力和一些繁琐的事情,飞行员还是有很多工作要做的,比如导航,观察交通,观察云图,和塔台通话进行空域调整等。

周泽楷知道张益炜说的是实话,这种现象在行业里是常态,他完全可以在工作间隙开个小差——只要能安全让飞机降落,没有人会介意总是长途奔波的飞行员是否在中途摸鱼。

只不过周泽楷不愿意。性格使然,他可做不到在工作的时候干别的。

张益炜见他不为所动,又道:“上次我接手一架飞机,检查仪表的时候发现玻璃罩都裂了,找乘务长一问才知道是上一趟半途中机长副机长在驾驶舱打架。”说完还自以为幽默地笑了几声,见周泽楷不搭腔,不想继续自讨没趣,只在心里暗自嘀咕了一下新搭档真无聊,一个人继续看视频。

又飞了一个小时,SA124即将离开D国空域,张益炜倒不至于这种时候还不务正业,塔台把下一个空域的通讯频道报过来的时候将手机放下,在周泽楷和塔台通讯的时候帮着监控仪器、数据,避免周泽楷只顾着这边而忽略了其他。等进入G国空域成功联系上塔台并进行完正常通讯后,他才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

“我去趟洗手间啊,五分钟就回来。”

周泽楷回了声“收到”,食指中指点了点自己的眼睛,再指向面前的驾驶台,以示自己一个人会搞定。

——好吧,有这样的副机长,他也乐得清闲。

张益炜如此想着,从位置上离开,往舱门走去。

而变故,就在这一刻发生。

随着一声巨响,原本平稳航行的飞机猛地颤抖起来,刚刚起身的张益炜一个踉跄,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整个人往后栽倒——

后脑勺狠狠地撞在了油门杆座上。

这“咚”的一声和方才的爆炸声在周泽楷耳里几乎同等音量。基于往日训练的经验,周泽楷毫不犹豫地解除了自动驾驶,改为手动操作,一边努力稳住仿佛被丢进了龙卷风里的飞机,一边喊着张益炜说起情况,连声音都随着机身抖动了起来。

“已切换手动驾驶,我在掌控飞机。”

越是在这种情况下就越要镇定,并明确职责。

“有爆炸,具体情况不明,可能是机体故障,也可能是炸弹……”

炸弹是所有人都不想面对的情况,那说明他们必死无疑。

“我看不清仪表,机长——”

可张益炜没有回应。

周泽楷不得不抽出空来回头看他,心便是一沉。

只见张益炜仰躺在那里,双目紧闭,地上洇开了一小片深色的血迹,完全不省人事。大脑是人体最复杂精密的器官,脑部损伤无疑是最麻烦的,天知道张益炜要昏迷多久。而就算他醒来,估计也有脑震荡。

周泽楷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他将身体微微前倾,试图看清表盘。直觉和经验让他先去查看引擎——这样剧烈的震动,再加上爆炸声,引擎出问题的情况太大了。

果然,左侧引擎故障。

知道了原因,周泽楷的心稳了稳。找不出问题才是最可怕的,现在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他才好解决问题。他果断地关闭了出故障的引擎,如果继续让它运转下去可能会导致更加可怕的后果。而随着引擎关闭,机身果然慢慢稳定了下来。

周泽楷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做过单引擎降落,甚至全部引擎失效的降落训练。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联系塔台,找到最近的机场迫降。

——可没有多少飞行员能在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就有喊“Mayday”的机会呢。

周泽楷调侃了一下自己,这是一个很好的缓解压力的方式。

不过现在还不是盲目乐观的时候,他还得排除其他故障,并得把驾驶舱里的事情告知乘务长,好询问乘客中是否有医生。现在飞机不再剧烈震动,能够看清楚表盘,他漆黑的眼珠快速地移动着,视线在一个个仪表上迅速扫过。

直到电脑程序发出警报——

液压低压。

周泽楷看了三遍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液压是飞机上最重要的系统,几乎所有操作都依赖于它,包括操控襟翼、尾翼、安定面、起落架等等等等。由于它的液态的,所以也有人用飞机的血液循环系统来形容它。可要周泽楷来说的话,他更倾向于称之为神经系统,一旦失去了它,飞机几乎等同于瘫痪。

不过A320有绿、蓝、黄三套液压系统,而绿液压系统和黄液压系统中间有PTU,可以传输液压压力。也就是说当其中一个液压系统故障导致压力不正常,如果不是液压油泄露什么没法加压的情况,就可以打开PTU,由另一系统同时提供绿黄两个系统的压力。

而现在出现问题的是绿液压系统,只要不是三套液压系统同时失灵,那么事情就还不算糟糕到极点,只是他一个人驾驶工作量太大,需要同时兼顾太多东西罢了。

——你可以的。

周泽楷在心里对自己说。这倒不是什么自我安慰强行鼓劲,这种情况他在模拟机上训练过,他有信心自己能够胜任,他也必须胜任。

——然后周泽楷就看着另外两个液压系统也亮起了低压警报。

周泽楷霎时感觉自己大概不是坐在驾驶舱内,而是在机舱外,直面高空零下几十度的寒风。他觉得拉住操作杆的手越来越沉重——这并不是修辞手法,失去有效控制的飞机,此刻叫他如何用自己的臂力将其拉回?

轮回航空124航班,此刻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只在空中锈住的铁鸟。

 

 

而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客舱内自然也不可能毫无所察。

那十几秒的剧烈震动杀了不少乘客一个措手不及,有些解开了安全带的乘客不得不用力抓住扶手才能让自己的屁股不飞起来,饮料更是洒得到处都是。叶修身边的女孩裙子上就倒了杯咖啡,所幸不算太烫。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氧气面罩没有脱落,否则不知多少人要惊恐地叫出声来。

等飞机好不容易平稳下来,女孩喘息着将安全带又老老实实地系了回去——她一个小时前还在说起飞降落的时候系就可以了。

“发生什么了?”女孩侧过头去问叶修——因为她眼角余光瞥见了他正望向自己。可当她侧过头才发现自己错了,叶修的视线没有和她对上,而是跃过了她,也跃过了坐在窗边A座的男人看向了窗外,于是她也扭过头。

——然后她张大了嘴巴。

引擎在冒着黑烟,翼片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下来。

不少乘客也注意到了这一情况,开始惊惶地议论,人们都伸长脖子向飞机左侧张望。

空乘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们用镇静却明显抬高的嗓音让乘客都坐好,不要惊慌,询问是否有人因为方才的颠簸受伤。叶修看见乘务长方明华径直走向驾驶舱,由于坐在靠走廊的位置,这让他能够探出半个身子,透过半开的帘子看着方明华在驾驶舱外拿起内部电话,显然是在联系驾驶舱内人员——自911之后,驾驶舱的大门都落了锁,不再轻易让人进入。

过了两秒,叶修就看见他进入了驾驶舱。

叶修坐了回来,见旁边的女孩一脸煞白,不由得出声安慰:“别担心。飞机只靠一个引擎也是能降落的,飞行员这个训练没过关都开不了飞机。”

女孩扯了个笑容给他,问:“我要不要写遗书?”

叶修晃了晃连着wifi的手机:“你可以和家人说说话,如果这样能让你冷静下来的话。”

女孩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告诉他们他们肯定会瞎担心……”可强装的镇定没过两秒就散了,女孩眼睛里泪水打转,“我要是这么久死了怎么办啊我连恋爱都没谈过……”

叶修叹了口气:“唉,我也没谈过。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帮你物色一下?不是哥吹啊,哥身边大把的优质男资源。”

“有身高一米八的吗?”女孩也知道叶修是在用这种方法转移她的注意力,强迫自己顺着他的话说。

“有有有,别说一米八,就是一米八八——”

叶修的话被广播打断了。

“Ladies and gentlemen, this is from the flight deck. There is a medical situation on board. Doctor and nurse are required. Please come to the first-class immediately. Repeat, doctor and nurse are required. Please come to the first-class immediately. Thank you.”

“女士们先生们,这里是驾驶舱广播。飞机上有旅客要进行紧急医疗救护,乘客中如果有医护人员,请第一时间来头等舱。重复一遍,乘客中如果有医护人员,请第一时间来头等舱。谢谢。”

叶修蹙了下眉——这个声音不是一开始广播的机长,应该是副机长。

几乎是广播音刚落,机尾就有一对中国夫妇站了起来,几乎是小跑着往机首冲去。叶修等他们过去了才又探出身子,刚好透过帘缝看见乘务长和另一名男空乘将一个人从驾驶舱里抬了出来。那人身着白衬衣,叶修推测是机长。

——看来情况比预料的还要糟糕啊。

叶修这般想着,又看了眼窗外的机翼。这一看,他眉头就蹙了起来。

机翼在下沉,飞机开始侧倾,这显然不是简单的引擎故障。

乘务长似乎是安顿好了头等舱的事情,将帘子拉好,就继续往经济舱走。这是他第一要紧的职责,他必须安抚好机上一百多名茫然无措的乘客。

走到机身中部的时候,他的胳膊突然被拉住了。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

他脸上还是标准的笑容,低下头看着这个突然拽住他的男人。

“告诉副机长,兴欣航空的叶修机长也在机上。”

方明华看见这个男人一双明显与其他乘客不同的、静如止水的眼睛。

“我有空客全系列驾驶资格,如果有需要,随时可以帮忙。”

 

 

TBC


查资料查到晕厥,44今天又为难自己了吗?为难了。


驾驶舱打架还有确认电视剧下载完毕还有做饭什么的吐槽都是真事23333然后乘客中有大神是苏城空难里的,灵感主要也是来自于这集,那趟航班也是液压失效。当然灵感来源还有第二季第一集也是新搭档第一天报到机长就不省人事,不过那次是副驾驶一个人驾驶飞机安全着陆。


顺便一提老叶提到的一米八八的包荣兴不是飞行员——相信也没人敢坐他开的飞机,民航飞行员规定身高165~187,包子超高了23333所以他是航空安全员。

然后SA124这次的安全员是孙翔……心疼坐在驾驶舱内一脸懵逼的他


摸摸第一天上班就遇到大事的小周

以及老叶必须啥机型都OK啊!

评论(126)
热度(1294)

周叶已纯食,已纯食,我双担。
lofter没有置顶功能对于大家经常问的问题在这里说一下:连已开放自印。归一二刷8月1日24点结束预售。时之足已完售,18年老叶生日考虑二刷印调。请不要私信我问我要txt,请自行百度谢谢,问我要txt我不会回复的,有私信我的功夫都下载完了。不愿翻可以搜tag楚谓之聿有好心的姑娘整理目录。ky评论我会直接删除。【PS:聿读玉,委屈】

© 🍃楚谓之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