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谓之聿🐧

【周叶】时之足1 老叶生快!

5.29的5:29自动发布~

 

《时之足》   

周叶1VS1   伞修橙亲情向   副CP暂时不明

神秘博士PARO

重新来写神秘博士paro了,实在是放不下啊,把设定改了重写。灵感来自11和River……嗯看过的都懂。结局是HE,绝对的HE,必须是HE,重要事情说三遍。

不会和博士发生纠葛,宇宙中还有很多时间领主,母星嘉利弗雷没有灭在大战之中。会有不少私设,原著中的一些设定会根据剧情做修改,大家就图个乐子吧orz

为老叶庆生!【可别又庆祝个一整年【其实为了老叶一整年也可以的【哭着咬手帕 

 连→归一→时之足→下一部长篇一定是四个字=L=

 

第一章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是在那个名叫地球的蓝色星球,以当地时间计算,是公元前二百零一年,一个叫做咸阳的地方。

 

那时他正在皇宫的屋顶上晒太阳,耳边是声声悦耳丝竹。他尤其喜欢编钟的音色,那般笨重的乐器,在木槌的敲击之下,竟能发出干净、剔透的脆鸣声,如水流的淙淙之音,直接流淌进了心底,将一切负面的情绪都洗涤干净。

 

周泽楷拿起紫砂壶,微微一倾,浅碧又带点儿微黄的茶水卷着茶香而出。他轻抿了一小口,眉目愈发舒展——这壶中所泡之茶,是在一千二百余年之后的灵隐寺中大师所赠的龙井,他虽不怎么善于品茶,却也觉几口茶水入喉,整个人都清爽舒适了起来。

 

他从手边架子上拿了本书,就这样听着耳边乐曲,在袅袅茶香中翻阅了起来。那架子上放了十几本书,《诗经》、《神曲》、《阳光下的罪恶》、《海底两万里》、《聊斋志异》、《赛博人的日落》……

 

别说北宋初期的茶叶,那些别的大洲或者后世才有的书籍,就独独那本外星人所写的书,更是不应该出现在此地。

 

而最格格不入的当然是周泽楷和他此刻打开门坐着的东西了。

 

他头戴一顶礼帽,身穿一身灰色双排扣的风衣,里面是黑色的衬衣。虽然盘腿坐着,可依旧可以看出他双腿笔直修长。手工牛皮腰带上,一左一右挂着两个枪套,露出了一黑一银两把枪柄。

 

这是一个不属于这个时空之人。

 

可他不是唯一一个。

 

由远及近的喧闹声让周泽楷抬起头来,他轻轻蹙起了眉头——无论是谁,在享受假期,听着音乐的时候都不希望被人打扰。他将书合上,放回了门口的架子上,站起来向远处望去。

 

有一个男人,穿着白色T恤牛仔裤背着双肩包的男人,拿着个什么东西在前面跑,而一群手握兵器的人在后面追赶,不停地呼喝。那个男人身手极其灵活,总是能在被包围之前,从一些刁钻的角度冲出去,然后拖着长长的人流继续左突右冲,转眼就到了周泽楷落脚的屋子跟前。

 

丝竹声戛然而止。

 

站在高处看了几眼,周泽楷就知道对方会被抓是早晚的事情,还有几百人在向他那里聚拢。可下一刻,他便看见,这个男人突然抬起头,对上了自己的视线。

 

周泽楷心头突地一跳,却瞬间否定了这个想法——错觉吧。他正站在自己的塔迪斯里面,虽然开着门,却连一截脚趾头都没露出去。塔迪斯有着变色龙系统,会自动融入背景之中,只要站在它的范围内,就绝对不会被外人看见。

 

而下一秒,周泽楷就知道自己错了。

 

被包围在了空地上,那个男人竟是气定神闲地笑了一下,用空着的那只手从裤兜里拿出了一枚车钥匙。

 

周泽楷,突然就有了不详的预感。

 

那个男人看着他的眼睛按了下车钥匙上最靠上的按键,周泽楷霎时就感觉到明显的失重感——塔迪斯飞了起来。他连忙双手扣住门框稳住身形,却阻止不了他放在门槛上的紫砂壶一个倾斜就滚了出去,直接摔在了屋瓦上,碎成了好几瓣。

 

然后他的塔迪斯就这么直直地朝那个男人飞去,落到地上之后来了一个漂亮的漂移,稳稳当当地停在对方面前。还没等周泽楷反应过来,他就被一把推了进去。

 

“砰!”

 

就算门关上了,周泽楷也能听见因为目睹一个人突然消失而发出的阵阵惊呼声。

 

“你——”

 

“小周我真是爱死你了!”男人一个箭步上前,就眉飞色舞地捧着周泽楷的脸在他嘴巴上亲了一口,“我刚想着要是你在就好了,你就在,够默契!”说完,他又继续压下嘴唇,重重碾了几下,伸舌头进去扫了两圈。

 

大脑几乎当机的周泽楷竟还能从脑海里拾掇出这么一个念头来——太好了,这不是未来的我。

 

也难怪周泽楷会如此以为。身为一名时间领主,除了能在时间空间中恣意穿梭之外,还有十二次重生的机会。如果没有刻意限定,重生会重组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外表会改变不说,性格也会有些微的偏差。

 

当对方掏出他的塔迪斯的钥匙并操纵的时候,周泽楷还以为是遇到了很多年以后重生过的自己。身为一位时间旅行者,这种事情很容易发生,甚至有恶趣味的,比如黄少天,他就有过和每一位重生的自己开茶话会的有趣经历——当然,十三个黄少天的茶话会,这对于旁人来说简直有如地狱般可怕。

 

可周泽楷确定自己不会吻自己,没人会这么自恋,而对方的话也证实了这一点。

 

所以……他是自己未来的恋人?

 

想明白的周泽楷,这才后知后觉地脸红了起来。

 

而这位未来的恋人,却已经放开他直接冲向了塔迪斯的驾驶台,异常熟练地输入密码,进入操作界面。他围着这个圆形的驾驶台,一边绕圈一边按下按钮。周泽楷扫了一眼他,就立刻挪开视线,盯着驾驶室的一角——

 

长、长得挺好看的,尤其是手……

 

周泽楷耳朵尖都红了。

 

男人转完了一圈,再把屏幕拉到眼前,确认了一下数据,便利落地扳下一个红色的把手。

 

“嗡——”

 

立刻的,周泽楷就听见了塔迪斯发出的抗议声——她很不开心,非常不开心,否则她也不会抖动起来,周泽楷驾驶了几十年她都没有这样颤抖过。

 

“放轻松点别每次见到我脸都拉这么长,”男人摸了摸屏幕,露出一个调侃的笑来,“还是说你其实是太傲娇,见到哥害羞了?”

 

估计塔迪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下一次震动直接把门口架子上的书都抖了下来。

 

周泽楷将书摆了回去,打开门,门外已经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他们已经离开了皇宫。而在这无人的荒野,塔迪斯也解除了变色龙状态,恢复了原貌——应该是说,周泽楷设定的默认状态。

 

这是一辆黑色的跑车。

 

是的,跑车,标准大小,无论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够在内里放下那般庞大的驾驶室的样子。而事实上,除了那个驾驶室,里面还有图书馆、健身房、卧室、网球场……甚至游泳池。

 

塔迪斯,TARDIS,时间与空间的相对维度(Time And Relative Dimensions In Space)的缩写,时间领主之所以能够在时空中任意穿梭的凭仗,内部永远比外部大,大得多。

 

“小周快来看,”男人熟稔的招呼声响起,周泽楷回头就见他拿着那个用布包着的东西笑着问自己,“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周泽楷诚实地摇头。

 

“猜猜看?”

 

周泽楷想了下,还是摇头。

 

男人嘿嘿笑了一声,将布掀开。

 

周泽楷……震惊了。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追着对方跑了,如果他是嬴政,肯定会把全国上下都翻过来抖,一直抖到这个小贼掉出来为止。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男人将它翻了过来,读出了上面所印的八个大字,“这虫鸟篆还真是……够抽象啊,还好你家小穿云会翻译。”

 

自带翻译系统的塔迪斯又抗议了一声。

 

“传国玉玺。”周泽楷已经没时间去计较对方对塔迪斯的称呼问题了,他的注意力全在那玉玺上了,“你偷了它?”

 

“什么叫偷?”男人竖起食指摇了摇,“我只是借过来看看,看完了会还回去的。我就是好奇它长什么样,到底是什么材质的。可惜我刚摸到它就被发现了,否则我哪里会带着它跑?嗯……这不是玉吧?”男人反身将玉玺放在了台子上,掏了个音速起子出来,对着它扫描,“我对矿石不太有研究,小周你过来看下?”音速起子的小屏幕上出现了它的化学结构图,而显然对方不认识。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走过去,扫了一眼,肯定地说:“月长石。”主要成分是钠和钾,加上那泛着荧光似的外表,周泽楷下了这么个结论。时间领主只要没出现意外,几乎拥有无限的年月,所以他们都像干渴的海绵一样,尽力去学习各种知识。而宇宙何其广袤,过去、现在、未来的知识浩如烟海,就算是他们也不可能将所有知识都输入脑中,总会有自己的盲区。而周泽楷,却刚好对矿石知识有所了解。

 

“好吧,还是郝用威(注1)赢了。”叶修撇了撇嘴,“传说中的和氏璧居然真的不是玉,太让我伤心了。”嘴上这么说着,他还是很开心地从背包里拿出本子和印泥,摁着玉玺盖了个章,满意地对着尚未干透的章子吹了吹,点头道,“好吧,看在它漂亮的份上,我就不吐槽它了。”

 

的确很美。让那么多朝的皇帝代代相传的玉玺,可不仅仅只有权力象征这么一个价值。无论从材质还是雕工上来看,它都不愧于传国之宝的身份。周泽楷也没能忍住摸了一把,入手温润,让人舍不得把手指抽离。

 

“嗯?”

 

一不留神,周泽楷的脸就被掐了一把,被调戏了的他条件反射地看向了对方的双眼。之前没仔细打量对方的周泽楷此刻和对方对视,凝望着对方的双眼,却不由得愣怔了——

 

如此年轻的面庞,如此苍老而睿智的双眼……这样的矛盾感,周泽楷只在一位活过了很长、很长、很长年岁的同胞脸上见到过,而对方已经有两千多岁了。可是,周泽楷却很清楚地知道这个人并不是时间领主——如若不是,他又怎么会拥有这么一双年迈的眼睛?

 

周泽楷想不出个结论,可他知道,这人一定是从非常遥远的时间线上回来的,他和自己应该经历了很多,可眼底的温柔和爱意,却依旧动人心魄,只要看一眼,就能深切地感受到,自己被这个人深爱着。

 

周泽楷感觉自己两颗心脏(注2)都剧烈跳动了起来,还跳得有点儿不太整齐。

 

只有六十岁的周泽楷,第一次品尝到了被爱情冲刷的滋味。

 

“好了小周,我们把它送回去吧,它还要见证一千多年的历史呢。”男人将这绝世之宝又重新包了起来,“知道它放在哪里了,这次可以精准定位。”必须直接空降,否则还没等他们摸回去,就要被团团围住了。

 

“坐标?”

 

叶修报了一长串数字,周泽楷设定好了之后,站在把手前的叶修再一次扳下——

 

“轰!”

 

剧烈的抖动差点把两人都掀翻在地,周泽楷抓紧操作台,看着屏幕上纷乱的数据,十指快速动作,试图做出补救——他的塔迪斯正在试图偏离坐标,打算向着不知名的地方跑去。而最可怕的是,塔迪斯自己显然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只是在漫无目的地狂躁!

 

“稳住她!”男人大声叫着,“她会跑到时间风暴里面去的!相信我她这么做过!”

 

“怎么稳?!”周泽楷焦急了起来,塔迪斯从未出现过这种故障,她是最新型号,很温和稳定,这让他一时间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应对。

 

“给她点刺激的!”

 

刺激的?她会被什么刺激?

 

时间领主都亲切地将会陪伴自己一生的塔迪斯当做亲人,而事实上塔迪斯也的确有自己的思维和性格,只是双方毕竟难以沟通,很多时间领主都要花费几百上千年的时间去磨合,慢慢了解,可才驾驶了几十年的周泽楷怎么可能知道她这方面的特点?

 

周泽楷不知道,这位从未来过来的恋人当然知道。

 

“盐啊!”男人手速快到可以看到残影,可塔迪斯的情况却越来越坏,操作台上甚至迸出了星点儿火花,“愣着干嘛?楼梯底下那个箱子里拿一包!”

 

周泽楷却没动,只是一脸纠结地看着对方——他自己的塔迪斯他还不知道吗?楼梯底下压根没有箱子。而就算是盐……他没有在塔迪斯里设厨房,调味品里,他只有喝咖啡时会用的糖而已。

 

男人瞬间懂得了周泽楷的表情,无奈地叹气:“哦原来一枪穿云需要盐还是我告诉你的吗真是够了……相信我小周,回去就买一箱盐放着,任何时候都保证箱子是满的,你不会吃亏的,一定要为自己带盐!”

 

周泽楷看着屏幕,发现真的不幸被对方说中了,这样下去,塔迪斯真的要一头撞进时空风暴里。虽然塔迪斯有防护罩,可在凶残的风暴中也不能支撑太久,他们很可能会被撕成碎片,而这些碎片甚至会分散到任意年代,任意星球。饶是可以重生的时间领主,这种情况下也不会有重生的机会。

 

可是……他还有未来,未来还会认识这个人。

 

所以他肯定不会死在这里。

 

一定还有什么办法!

 

“盐……”周泽楷在口中呢喃。

 

“盐……”男人也在苦思冥想。

 

蓦地,他们都反应了过来,彼此对视一眼,然后将视线投放在了那个布团子上。

 

“……别。”周泽楷艰难地开口,“它是无价之宝。”

 

月长石,主要成分是钠和钾,更具体一点,是铝硅酸盐。

 

“再特么无价也没你命值钱!”

 

周泽楷来不及阻止,就见男人在说完这句之后,拉开塔迪斯的操作面板,将这惊世之宝、国之重器、皇权神授正统合法的信物,毫不犹豫地丢进了时间涡旋(注3)里。

 

周泽楷:“……=口=”

 

——自己未来的恋人,居然……如此凶残……

 

而吃到盐的塔迪斯,又是一个剧烈抖动,然后就缓慢地安静了下来。

 

男人擦了擦额头的汗,双手撑在操作台上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摸了摸下巴问:“小周,你说我用玻璃仿制一个能混过去吗?”

 

周泽楷用眼神坚定地回复了他——不行!绝无可能!

 

男人来回走了三圈,沉吟了一会儿,突然“啊”了一声,再一次冲到了驾驶台上,重新输入了一串坐标。周泽楷一眼扫去,发现是公元1294年……咦?1294年?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看向叶修——不是吧?

 

“小周,”男人冲周泽楷眨了眨右眼,“看哥怎么给你化腐朽为神奇!”

 

公元1294年,元世祖忽必烈驾崩,“传国玉玺”忽现于大都,并叫卖于市,为权相伯颜派人买去。伯颜曾将蒙元收缴各国之历代印玺统统磨平,分发给王公大臣刻制私人印章。后世之人皆以为,传国玉玺亦恐在其中而遭不测……个鬼啊。

 

跳跃到了偷走传国玉玺前,将玉玺替换为一千四百九十五年之后的,再拿着玉玺飞回被发现之后,将真正属于这个年代的重宝再放回到秦始皇书案上,男人回头对周泽楷比了个剪刀手:“怎么样?我这么机智,有没有再一次爱上我?”


周泽楷觉得自己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未来的自己是怀揣着怎样的心态将塔迪斯的钥匙和密码给对方的。

 

不过……

 

周泽楷突然笑了起来。

 

不是只去不同的时候晒晒太阳听音乐,刺激一点的话,似乎也挺有意思的。

 

“嘀嘀——嘀嘀——”

 

周泽楷腕上的手边突然响了起来,有信息通过塔迪斯进来了。他看了一眼,是议会召开了,他必须回母星嘉利弗雷。

 

“有事?”

 

周泽楷点了点头。

 

男人也没挽留,只是又拉过周泽楷,在他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送别吻。”男人看着周泽楷泛红的脸颊,心痒难耐地又捏了一把,“哎下次看见你我还要捏。”

 

周泽楷稀里糊涂地点了点头。

 

“那我回我的塔迪斯了,你快去吧!”男人挥了挥手。

 

周泽楷站在塔迪斯门口,目送着对方,眼见着他越走越远,突然迈步冲了上去,将他拉住,急切地问:“你……你叫什么?什么时候再见?”

 

男人的眼睛蓦地睁大了三分,脸上瞬间闪过了一丝急不可见的无措。可他很快地收敛好表情,只深深、深深地看着周泽楷,那双眼睛里仿佛包含了世间万物,复杂得周泽楷怎么也看不明白。

 

“……生活中总要有些惊喜嘛,”男人笑了起来,抬手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提前告诉了你,那也未免太无趣了。我的名字,当然要你自己去找了。”

 

周泽楷迟疑地点头。

 

“放心,等时候到了,你就会见到我,你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小周。”

 

周泽楷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手表再一次响了起来。

 

“快去吧。”男人推了他一把。

 

周泽楷转过身,向塔迪斯跑去,在迈进去的瞬间,他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依旧站在那里望向这边,一动不动。

 

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后,周泽楷才意识到,当初叶修凝望着自己时,那双眼睛里究竟溢满了什么。

 

因为在那个时候,他正用同样的眼神,注视着叶修——那个依旧年轻,眼神一如自己当年的叶修。

 

 

TBC

 

 

 

注1: 郝用威,中国宝玉石协会会员,地质考古学家郝用威于1986年在全国地学史学术会上以《和氏璧探源》为题宣布:“和氏璧为月光石,产于神农架南漳西部沮水之源的板仓坪、阴峪河一带,那里是当年卞和抱璞之处……”获得了我国地质、考古、宝石界学者专家的肯定和好评,而且在海内外引起很大轰动。【另有一说是绿松石

注2: 时间领主都有两颗心脏,没错,就是这么犯规,要杀死他们得左边右边都打一枪哦,否则人家就给你变脸重生了。

注3:拉开驾驶台就能看见塔迪斯之心,也就是时间涡旋,千万别随便看,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没错这就是传国玉玺消失之谜!【滚
  

 

最后,叶修,生日快乐!送了你一只年轻的(……咳咳对于时间领主来说六十岁很年轻了!)小周,请注意查收XD

评论(180)
热度(1871)

周叶已纯食,已纯食,我双担。
lofter没有置顶功能对于大家经常问的问题在这里说一下:连已开放自印。归一二刷8月1日24点结束预售。时之足已完售。请不要私信我问我要txt,请自行百度谢谢,问我要txt我不会回复的,有私信我的功夫都下载完了。不愿翻可以搜tag楚谓之聿有好心的姑娘整理目录。ky评论我会直接删除。【PS:聿读玉,委屈】

© 🍃楚谓之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