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谓之聿🐧

【全职高手】《连》哨兵向导AU 主周叶伞修 all叶倾向 序至第五章

《连》

这是新历365年的一个普通夏夜,空气粘着得感觉喘不过气来,让人感觉自己的汗液被蒸发后还磨磨蹭蹭地不肯散去。叶修趴在窗沿向外望去,车子的尾灯在暗沉沉的夜里渐渐远去——父母在半夜接到紧急任务,这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这次叶修被父母的动静弄醒后并没有像双胞胎弟弟叶秋一样继续睡。也许是天气太热,而叶秋还要蹭过来手脚并用地抱着他的缘故。

叶修将弟弟推开后,没管他不满的嘟哝,将自己的枕头塞进他怀里,听着父母利索地穿好衣服,打开了大门。他走到窗前,掀开窗帘的一角,目送父母上了车。手边床头柜上的白噪音发声器发出细微的声响,安抚着叶秋的感官。

叶修将窗帘拉回去,坐回了床沿,看着自己弟弟不安分的睡脸,自己一点睡意都找不回来了。

叶秋在两个月前开始转变了,状态在母亲的精神抚慰下已经渐渐稳定了下来,不用刻意送去塔里接受帮助。情况要是良好的话,再过半个月,刚好可以赶上白泽学院的入学。12岁,作为转变的年龄确实是早得惊人,越早转变,就能更早地接触到良好的训练,这对以后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然而作为双胞胎哥哥的叶修,却还是没有转变的迹象。

这也挺好的,叶修想,普通人——就是普通人在军队里还是有一席之地的,那里并不全是哨兵的天下,只要你本事足够。而叶修相信自己有这样的本事。而且打仗又不是完全靠蛮力,还要靠你脖子上的东西。只是叶秋要去白泽接受系统培训的话,他就见不着自己的弟弟了。表面上他们是经常对着干,叶秋也常常说自己有个混账哥哥,但是他们的关系还是很好。

毕竟是同卵双胞胎,总有着奇妙的联系。

但是叶修可以感觉到自己父母的失望。当叶秋开始转变的时候,父母激动地拥抱在了一起,为自己家里的两个儿子在12岁时就成为哨兵而喜悦——是的,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叶修不是哨兵。同卵双胞胎,基因完全一样,怎么可能一个是而另一个不是?

可偏偏两个月过去了,叶修一点动静都没有。

床上的叶秋将枕头搂得更紧了些,眉头皱了起来,鼻翼翕动着,显得特别不安稳。叶秋转变才两个月,还没有完全走出感知过载的过程。为了照顾小儿子,叶家夫妇特地搬到了郊区,以减少声音气味的接触。叶修伸手去将白噪音发声器的开关调大了些,然后盯着自己弟弟的脸看了会儿,还是戳了戳他的眉头。

“笨蛋弟弟,等着吧,哼哼。”

就算不是哨兵,他还是会比叶秋强的,毕竟他是哥哥。

他想了想,冰箱里还有晚上没吃完的两块蓝莓蛋糕,本来是留给明天再一人一块的。叶修轻手轻脚走过去——就算是有白噪音发声器,哨兵的感知依旧是非常灵敏的,而叶修不想把弟弟弄醒,毕竟他可是想要独吞这两块蛋糕。

他溜到厨房里打开冰箱,有几分小得意地将装着蛋糕的碟子拿了出来,转过身。

“啪!”

瓷碟破碎的声音在夜里格外的响。

叶修煞白了脸,他往后靠去——灶台,那里有刀子。

见鬼的,谁来告诉他这个赤裸的男人是怎么出现在他家里的!盗窃?还是想来绑架?会有人裸奔着去作案的吗!已经算准了大人离开后才进来的吗——

“……哥,怎么了……唔,什么味道,好香……”卧房里传来了叶秋含糊的询问声。

叶修心知要糟,无论这个人是为了什么目的跑进他家,两个孩子所能做出的反抗他都有点不愿想了——哪怕其中一个是哨兵。弟弟的询问出现必然会引起歹徒的注意,这本来是一个绝佳的偷袭时间,可是叶修还没有拿到武器。

然而那个歹徒压根儿就没看叶秋,他只是站在那里,一点都没有赤身裸体的不安和局促。他定定地看着叶修,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不知为什么,叶修感觉自己的心跳平复了下来——非常荒谬,可是他就是觉得这个男人没有恶意。相反,他甚至还觉得很亲近……

卧室的房门被推开,叶秋揉着眼睛走了出来。

哦——见鬼的!

叶修用力眨了两下眼睛,又眨了两下——这不是真的!

他家里没有养宠物,而他弟弟身边的那只狼犬是怎么回事!它亲昵地蹭着叶秋的腿,叶秋不可能没有反应!

……是了,叶秋告诉过他的,这只狼狗的事情。只是在今晚之前,他从来没有看见过。

像是脑中某根弦突然接上,他立刻扭头看向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就算再不可思议,但也就只剩下了这个可能——

“……老天爷你他妈玩儿我呢……”

这是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的叶修爆的第一句粗口。

 

 

第一章

这不是罗辑第一次踏入塔,高中的时候就组织过来参观,老师还要求写一观后感。那时看着一层走廊上挂着的诸多出名哨兵和向导的照片——有些甚至是画像——他只觉得离自己那么遥远。书上说的那些哨兵的感知和向导的安抚对他而言只是这样的一个概念,他知道作为一个普通人永远也无法体会。当时班上的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对那些哨兵的崇拜之情溢于言表。罗辑只站在那里,一点都没有投入进去。

他是个普通人,非常聪明,可是对于这样一个边境长期受到骚扰的国家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哨兵,更需要足够数量的向导。

可是向导实在是太少了,军队里充斥着大量未结合的哨兵,甚至有“和尚”部队。而向导中94%都是女性向导,就算是与她们的哨兵同上战场,大多也都是从事医疗、后勤等工作,更何况许多公职哨兵(例如巡逻哨兵,类似警察)也需求着与向导结合。

每一个向导都非常珍贵,国家压根儿就不敢把这些女性向导放到战场的前线——她们与哨兵的后代是向导的几率可是普通夫妇上千倍。可就算如此,这个几率也只有4.73%。

这就是罗辑的主要研究方向——如何增加向导的出生率。他的导师是这个领域的权威,同时也研究向导素的改良。

但这并不是他在今天来到塔的理由。以往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实验室里和导师一起做着实验,他们现在正在对向导素进行提纯。不过从昨天开始,这一切都要停下了。

当时他一个人在对实验数据做最后的分析,那个他每天都会打声招呼的保安突然冲了进来,在他诧异的目光下涨红了脸说这里好香。罗辑还以为他是闻到实验室中向导素的味道,可谁知道他下一步就扑了过来,死死地抱住他还在他脖颈处嗅来嗅去。

罗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会如此冷静地拿过手边的中和剂就对着这个哨兵的脸上喷去,然后在他掩着口鼻的时候将自己从头喷到脚。

“你不会想上法庭的。”

这是他当时对这个保安说的话。谢天谢地他只是刚刚进行转变,而且两人都没有陷入结合热,在中和剂对信息素的掩盖下,那个保安冷静了下来,非常不舍地放开了罗辑。

“我明天就去塔。”

在保安离开后,罗辑这才手脚发软地坐在地上。

一万个向导和哨兵的孩子中会有473个向导,一万对普通夫妇的孩子中只有4.1个左右,而在这个基础上再乘以6%,这就是他是向导的概率。

0.00246%,十万对普通夫妇生的孩子中可能有两个男性向导。

他捂住脸。

而他就是这0.00246%。

还居然到22岁才转变,他自嘲地想自己的青春期来得真晚。

然后他意识到,一切都毁了,他的学业、研究。以后他会成为一个哨兵的附庸,更可怕的是在结合之前他对那个人不会有多少了解。塔会将那些和向导相容性高的哨兵挑出一批,而向导会像在菜市场挑菜一样就那样选一个。是了,这就是塔给向导的“自主”选择权。

而他还要更特殊。根据国家的法律,男性向导必须上战场,而且会被派上前线作战。天知道军队有多么需求男性向导。假如那些“和尚”哨兵们看见女性向导会激动得扑上去,那么看到男性向导的话,他们的长官则会激动得晕过去。

是啊,对于长官们而言男性向导是军队最好的选择。男性无论如何也要比女性强壮,接受训练后可以和他的哨兵一起执行任务,。女性哨兵数量要比男性向导还要稀少,大部分男性向导都是被指配给男性哨兵,也就是说他们不会有后代。这样的话虽然男性向导阵亡他们也会心疼到死,可是以长远角度看,还是女性向导更加珍贵。

男性向导是最方便实用的,还不用担心在打仗的时候哨兵来报告他不小心把自家向导的肚子搞大了。

所以对于男性向导而言这聊胜于无的“自主”选择权更是被剥夺,塔会在相容度符合的情况下,直接选择出最优秀的哨兵指配给男性向导。所以男性向导不经过塔的安排就与哨兵结合,是违法的。

去他娘的义务!

那个哨兵的感觉还粘着在身上,哪怕是刚刚开始转变,罗辑也感觉到了那个哨兵丢过来的强烈的欲望——结合——那种强烈叫嚣着的欲望简直不能更下流。

还好他们并不相容。

刚转变的向导很难竖立起自己的精神屏障,如果他和刚刚那个哨兵相容的话,可能立刻就被攻陷了。但是罗辑很清楚地感觉到了本能的抗拒,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他花了一个下午平息好自己的情绪,将手头的工作收尾。和父母、导师讲明了一切,然后回去收拾了一些衣物,睡了一个不安稳的觉。

然后在今天,他来到了塔。

浑身都是中和剂的他自然在进入的时候就引起了注意,他很干脆地坦白了自己的向导身份,然后就被带去做了一系列检查,主要是测试相容领域。

然后他就被带到自己的房间,并强制带上了定位手环——就算他这种“自首”的向导,塔也要小心翼翼地监视着。头一天自己跑来塔第二天就后悔想要逃走的向导不是没有。

手环除了定位以外,还是房间的钥匙和这一层设施的使用凭证。除了自由以外,塔对这些未结合向导的待遇确实很好。房间内家具电器应有尽有,各种娱乐健身设施齐全,自主点餐,还有一个很大的聊天室让这些向导们彼此接触。

简单收拾了一下,罗辑就打算去餐厅吃些东西。正值饭店,餐厅里人不少。罗辑一出现就把大多数人的目光给吸引了,在众多女性中混进来一个男性向导真是太醒目了。

罗辑挑了角落一张空桌子坐下,这里有盆栽,刚好可以隔绝掉那些好奇的视线。

“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干爽的男声突然响起,罗辑立刻抬头,有些呆地看着面前这个善意微笑的大男孩,半天才反应过来:“当、当然可以。”

然后他感觉到小腿碰到了什么,一低头就看见一只金毛的头在蹭着,见他望过来还很友好地吐出了舌头。

“它很喜欢你。”

罗辑笑笑——在这个餐厅里除了自己唯一的一个男性向导,难免会产生亲近感。更何况他们的精神向导同是犬类,感觉距离又缩进了一些。

于是罗辑尝试着集中精神,成功地让自己的精神向导出现。

“唔……这是,边境牧羊犬?”对方看着这个比金毛小上一圈多的黑白相间的犬类,努力辨认着。

“没错。”罗辑揉了揉自己的精神向导的头,换来了一声舒适的轻呜。

两人很快就聊到了一块,罗辑知道了对方叫乔一帆,现在才19岁,可在塔里已经呆了三年了。他早就被指配好了哨兵,不过因为双方的年纪都还不大,所以都在各自做着训练,计划20岁的时候再结合。

“你的话可能没多少时间训练了。”

罗辑苦笑:“我知道,我的年纪确实大了些。”

“不过也别这么沮丧,还是要看相容性的。如果给你指配的哨兵还小,就有时间去习惯这些了。”

“再说吧。”罗辑这么说着却还是有些沮丧——对方16岁的时候就已经被安排好了一切,到现在当然已经接受了。而自己的人生已经有了规划,却被搅得一团乱,他还没有那么豁达。所以他还是没有憋住,问了出来,“你见过那个人吗?我是说,你的哨兵。”

“见过。”乔一帆笑了,弧度不是很大,却很温暖,“是个很有才华、很努力、很好的人。”

罗辑感觉自己耷拉了下来:“……你真幸运。”

“你放心,塔不可能给你指配一个……唔……”乔一帆在努力找着词。

“我知道,可感情的问题没法勉强的吧,一旦结合,那就是一辈子了。”罗辑光是想就觉得恐慌——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就这样建立死亡才能隔断的连结,就这样过一辈子。也许那个人会很好,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并不仅仅是对方是个好人就可以的。哦,或许还会更糟,毕竟战场上究竟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

“你说的这些我当然也想过。”乔一帆说道,“我也想过拒绝,毕竟……”他想了一下措辞,“当时刚见到他,我有一种我才是哨兵而他是向导的错觉呢!”

“啊?你是说他像喻文……”

“不不不,不是那种看上去很温和的,而是……咳咳,见面的时候他比我还紧张,差点没哭出来。”乔一帆脸有点红。

“噗——”罗辑觉得这个世界真心很奇妙。

“所以说,和这样一个哨兵过一辈子,总觉得很奇怪的吧。”

罗辑快频率地点着头,不能更赞成了。

“可是他这个样子我却完全放松下来了。其实那次见面很成功,我们年纪差不多又有共同话题,相容性也确实很高。而且接触得越多,越觉得他真的很好。所以……”乔一帆看着罗辑,露出了一个鼓励且带着安抚意味的笑来,“你遇到的哨兵也一定会很好的。”

罗辑知道乔一帆是在对他进行精神上的暗示和引导,但他没有抵触。他紧张彷徨的情绪得到了安抚,他接受了乔一帆探过来的精神触梢。和乔一帆给他的感觉一样,那是非常舒服的精神力。罗辑非常配合地被乔一帆带入了他的精神屏障,教他如何控制。

不过这个引导没有持续几分钟就中断了,在乔一帆的屏障中,罗辑能最直观地刚收到他的情绪的震荡。

兴奋、激动、紧张、忐忑种种情绪混合在了一起。

“哟,一帆,都开始带人了啊。”

 

 

第二章

吊儿郎当,没个正经,这是罗辑对眼前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

这是未结合向导的餐厅,毫无疑问这个人也是个未结合的向导。可……这年纪也略大了吧?好歹有二十八、九了。

然后他就在罗辑万分惊愕的视线沐浴下掏出一支烟点上了。

……靠!这人有没有常识!居然在一群未结合的向导中抽烟!不对,他身为未结合的向导居然抽烟!

罗辑感觉烟味被放大到让他窒息了,然后就看见乔一帆伸手去把男人的烟掐了,并没收了打火机。

干得好!罗辑在心中为乔一帆点了个赞。

男人也愣住了,明显是没想到乔一帆会出这一手。乔一帆很是局促:“呃……这是,大家拜托的。”

“……一帆你被带坏了。”男人一脸痛心疾首,活像是自家闺女被不知哪来的野小子拐跑了,而且肚子还被搞大了。

“前辈,你怎么跑这来了。”乔一帆转移话题,手法并不高明,但男人并没有为难他。

“怎么,哥也是没结合的,不能来?”男人拿起菜单,自顾自地写着自己要的菜。

“呃……”

“今天是周四。”男人忽然补充了一句。

罗辑迷茫了,感觉有些跟不上这人的思维跳跃速度。

“只有今天有滑菇鸡。”男人一脸正经严肃。

罗辑看见乔一帆把自己的脸捂上了。

“哎呀这位小朋友应该是今天才来的那个吧?”男人突然就把话题转向了罗辑。

“是、是的。”罗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紧张。

“你的情况挺让人头疼的,不好办啊。”

罗辑这下是真的很紧张了:“我……我的情况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没什么问题,不好办我说的是‘婚介所’,说要拉你再去做个检查。不过我看嘛,检查是不必了,这么多年也没见出过错。所以,你的哨兵百分之九十已经定下来了,只是他们不想认。”男人唰唰唰地写好了点菜单,直接是三个人的分量。

“就定下来了?”乔一帆的语调明显上扬,“不都是要争好久的吗?”

罗辑也听闻过,每当出现男性向导,各个军区都像是要打一架一样地抢人。最轰轰烈烈的一次是那个向导的相容领域实在是太广了,光是相容的哨兵的名单都有半本书一样厚,这可让被人戏称为婚介所的塔内向导登记部的人都愁白了头。那也是唯一一次向导登记部的人甩手不干将这些哨兵一批一批全部让这个向导看了由着他自己选去了。

“所以说啊,罗辑——是叫罗辑吧?你也算是创纪录了。你的相容领域实在是窄得可怜,‘婚介所’把资料库整个过了一遍才找到一个相容的哨兵。”

罗辑目瞪口呆。

“啧啧,他也是个相容领域窄得不能再窄的了,你们命中注定天生一对,果断嫁了吧。”

“前辈!”乔一帆觉得崇拜这个人的自己真实太天真了。

男人又抽出一根烟,没点燃,只是叼着:“我说的是实话啊,他这种情况也找不到第二个哨兵了。哦,那哨兵你也认识啊一帆。”

“啊?”

男人叼着烟笑得……罗辑只能找到“贱贱的”这个词来形容了。

“包子啊!”男人看都没看乔一帆被炸弹炸过一样的脸,继续对着罗辑轰炸,“这个哨兵我是知根知底的,人不错啊,有潜力!和他一起你绝对不会无聊的,天天生活都有惊喜。而且你想啊这么多哨兵向导,你们就只与对方相容,这就是缘分啊!哎我说,你们身高差也挺搭的,就和网上说的那个最萌身高差一样。”

罗辑……罗辑还没反应过来,乔一帆那是直接跪下了——前辈你看的是什么时候的版本啊!现在网上最萌身高差可直接有50厘米啊!不对重点错了……他就说今天这个人怎么跑餐厅这来了,以前也没见对滑菇鸡有什么执着,感情是、来、跟、婚、介、所、抢、生、意、了!

正说着,菜也上了,不过却有一份是打包的。男人看了一下表,拎起塑料袋就起身:“唔,差不多了。”然后就小跑着进了厨房。

“咦?”罗辑觉得刚才是不是漏掉了几秒钟,否则怎么解释这个男人说着说着就跑了?还有为什么去厨房?难道是去洗劫剩下的滑菇鸡?

乔一帆叹口气,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发展,一边将筷子塞进了罗辑手里,示意他吃饭。结果罗辑还没有下一筷,就听见一串脚步声直奔这边而来。

“……人呢?”好不容易喘匀了气的中年大叔问道。

“前辈走了。”

“走了!”直接高了一个八度,“我一路过来都没撞到他!”

乔一帆指了指厨房的门。大叔咒骂了几句,也冲了进去。

“……如果我没看错,那是向导登记部的陶部长?”

乔一帆一脸淡定地点头。

“他这是怎么了?”

“前辈经常把他气得够呛,我记得上次是不经批准就去了十四楼探望学生。”

“十四楼!”罗辑瞪大了眼,“哨兵登记部?他怎么没被……被……”

罗辑想说的是“他怎么活着出来的”,结果没好意思这么问。开玩笑,哨兵登记部那一层都是一群刚转变去登记的未结合哨兵,用如狼似虎去形容都是轻的了。一个未结合的向导过去,那简直是丢进去一只小羔羊,还不直接给吃了。

不过或许那群哨兵会先打得不可开交。

乔一帆倒是惊讶了:“我以为你已经知道前辈是谁了。”

罗辑很茫然——谁啊?

“这么大年纪还没有结合的向导,你听说过第二个?”

罗辑都不知道最后自己是怎么把下巴找回来的。

 

==========

 

让罗辑找不到下巴的大龄未结合向导叶修同志此时正拎着塑料袋叼着没点着的烟悠哉地爬着楼梯,就差没哼两首小曲了。

从十五楼爬上了二十楼,叶修径直走到了走廊尽头的门前,快速地输入了密码。门一开,他就开始嚷嚷了:“唉,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啊,孤哨寡向的,影响多不好。”一边却也不看坐在沙发上的人,将饭菜放在桌上,一把捞起了一旁的手环扣在自己的手腕上。手环亮着一圈红色的光,收紧之后变成了一明一灭的绿光。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虽然穿着便服,可是那气质一看就知道是军人。见叶修自顾自地开始吃东西,他那双大小不一的眼微微一眯:“叶修你什么意思?”

“大眼你是不认识字吗?我回复里写得清清楚楚了。”

“英杰还没准备好。”

叶修笑了:“大眼你老母鸡呢!小高都三年了还没准备好,那还要多久?养崽儿也不是你这么养的。”

“计划是四年。”

“计划这东西不就是用来改的吗?”叶修哧溜一声喝了一大口汤,接着说,“照我看,就是因为小高没准备好,才要让一帆上啊。你快把小高嫁了吧。”叶修故意把“上”字加了重音。

王杰希脸一黑:“英杰才是哨兵。”

“啧啧,向导压哨兵的事又不是没有。”

王杰希的脸更黑了,瞪视着叶修。只可惜他那一大一小的眼睛让这瞪视一点预期效果都没有,还特喜感。叶修非常给面子地笑了起来,拿出了杀手锏:“小高怎么看?”

“……”

“我就知道你没问。”

王杰希无奈。

“这样吧,大后天安排他们见一面。他们要是同意了,就随他们去?”

王杰希知道真要这么安排叶修就达到目的了。这两小孩当年分开的时候就差没演一场情深深雨蒙蒙了,这两年多里三天两头视频也不嫌腻歪,看得他都牙根泛酸。这要一见面,估计直接就往床滚上了。

“对了你家小高会不会啊,要不会我给一帆搞个特训……”

“叶!修!”

叶修欢快地往嘴里塞着吃的,一边含糊地说着:“对了,刚才我就想问了。小高的事咱视频一下也能商量,你大老远跑这来——”

“莫非是想我了?”

 

=================

 

下章预告(划掉,并不是)

“莫非是想我了?”

“没有。”

“口是心非可不好啊大眼,你看你家变色龙都爬我腿上来了。”叶修拎着变色龙的尾巴,而那只变色龙还一脸害羞。

卧槽你个叛徒!

 

 

第三章

不妨想象一下这个画面,一个年近三十的男人,头发乱糟糟像刚睡醒,一边往嘴里塞着吃的,一边用含混的声音问着是不是想他了,那真是……一点美感也没有。

可是王杰希却一点都无法辩驳,因为叶修一只手正拎着一只变色龙的尾巴。那只变色龙悬在空中也不挣扎,眼睛转啊转,努力想把自己融入周围环境中,似乎还有点害羞。

……简直是个叛徒啊!王杰希都没注意到自己的精神向导是怎么爬上叶修的腿的。

不过王杰希倒并不觉得有需要尴尬的地方,亲近向导是哨兵的本能。就算是不相容,哨兵也会追寻在向导身边的安宁感。而在这方面,精神向导的表现会更加直观。哨兵的精神向导并不像向导的精神向导一样可以随着向导的意愿出现,哨兵的精神向导很少有受到哨兵主观控制的,那更像是哨兵心情的一种体现。当哨兵的精神向导出现并反映某种情绪或进行某种行为,那么哨兵本人再撒谎也没有用。毫无疑问,王杰希这个没有结合的哨兵渴求叶修这个向导,这并不是什么需要掩饰的事实。

这是大自然写在哨兵基因里的本能。

更何况叶修今天没有任何掩饰——没有往日那熏得人半死的烟味,没有假的要死的中和剂,甚至没有任何刻意的引导和暗示。

他就那样无所谓地散发着自己的信息素,味道像是略带苦味的茶。他像是在对全世界宣告这里有一个未结合的向导一样,那无所谓的态度让王杰希觉得需要狠狠揍他一顿,然后……

可叶修这么做却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这里是塔,首都塔。未结合向导有整整一层楼,他们在这里受到绝对的保护。假如有未结合的哨兵想要偷溜到十五楼,那绝对会被打个半死。

叶修这样没有任何不妥,倒是如他一进门那句话所说,王杰希出现在这里才是不应该的。

王杰希觉得自己应该庆幸早上自己已经服用了向导素,这个诱惑真的是太大了。

可这是叶修。王杰希知道,只要他不想,没人能逼他结合。这个被称为“自带哨兵的向导”是向导登记部一直头疼万分却又无可奈何的对象,同时也是军区每年都要争抢的第一向导。他就像是万能胶一样,无论哪里需要他都可以顶上,就连蓝雨军区这个出了名的“和尚”军区他都敢去,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能完好无损地回来。

对于军队而言,叶修不结合,带来的好处远比他结合带来得要多得多。可同时,这也是一把双刃剑。

对于数目庞大的未结合哨兵而言,叶修的存在是幸运也是不幸。叶修的精神掌控力巅峰造极,投射精神共鸣几乎从未失手。无论是否相容,那些毛躁的年轻哨兵都能被他调整到最好的状态。可是,一旦尝试过那种感觉——五感都不需要压抑,可以自由地放纵,因为有人帮你把握着方向盘,而且就那么合适——当你离开他的时候,你就会格外地失落。接下来的日子会很苦,因为就算你买再昂贵的向导素,也会觉得索然无味。

就像是毒品一样,一不小心就会上瘾。

王杰希从来不否认这一点。而他来到这里除了高英杰的事情,确实也存着想来见一面的目的。毕竟上次叶修去的就是他们微草军区,下次已经没戏了。

王杰希打算耐心地等着叶修吃完饭,他的精神向导就趴在叶修的肩膀上,两人都没去管它。对于一个哨兵而言,房间里散发的菜香、叶修咀嚼的声音都清晰得可怕,而其中最让他难耐的无疑是叶修的信息素。这种感觉就像是将一顿大餐放在了饥肠辘辘的人面前,却还要告诉他你必须等待。

“大眼。”

吃完饭的叶修并没有再为难王杰希,直接就坐在了沙发上,紧贴着他。王杰希深吸一口气,茶香一般的信息素充斥了整个鼻腔,然后在肺里翻滚。他不想将这股气吐出来,却又想品尝更多。叶修的手贴在了他的额头上,干燥温热。

柔软得像是细腻的绒毛的精神触梢层层叠叠地裹了上来,那一瞬整个世界都静寂了。

没有任何气味和声音,在一片空白中只有叶修,只感觉得到他。那就像是回到了生命之初,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必知道,全世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和这份温热。

这是哨兵无法靠自己触及的状态,哪怕是在静室中也不行。

你可以放松下来,像是蜷缩在母亲的子宫里,什么都不用管。

并不是每个哨兵都愿意让向导对自己做这样的引导,虽然这非常舒服,但等于是将自己的所有都交给了向导。只有结合稳固的哨兵才会让自己的向导对他这样。而未结合的向导,别说塔敢不敢让他去这样接触未结合的哨兵,在缺少结合联系的情况下,想要进行这样的引导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个几乎专指叶修。

而愿意让叶修这么做,是王杰希支付给叶修的信任。

当羊水般的精神潮水退去,王杰希睁开眼睛,找回自己的刻度盘,将感官调整到他能做到的最好。叶修靠在沙发上,不知又从哪里摸出了一只打火机将烟点燃,然后恶质地笑着将一口烟圈吐到了王杰希的脸上。

没有来得及调低嗅觉,王杰希被呛了个结实。

叶修笑出了声,那嘴唇上扬的弧度恶劣得简直讨打,不过王杰希也只能想想,因为他没时间这么做。

“叶——修——”

首都塔特产,陶部长的咆哮。

叶修夹着烟的手挥了挥:“老陶,吃了没?”

“吃你个头!”陶轩的眉毛都要立起来了。

“我的头可不好吃。”

“谁和你扯这个!你居然把手环拆了!”

叶修再晃晃手:“我这不又戴上了吗?”

“你……叶修你听着我就是让罗辑再等个十年也不会让他和那个混混结合!”

“老陶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包子原来确实是个流氓混混,但现在可是登记在册的光荣的士兵,之前不是还立功了吗?而且这么窄的向导和哨兵,你再等一百年也找不出第二个吧?”

“找不到也不行!”

“多大仇啊,不就是包子把你当坏人一板砖拍晕了拖进塔吗?”

叶修同志,这仇确实挺大的。更何况当时目击者数量庞大,陶轩整整半个月都没脸来上班。

“我想我应该告辞了。”王杰希觉得自己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听叶修虐陶轩上,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无视了陶轩“卧槽你怎么在这里来得好快把叶修这个妖孽收了吧”的眼神,对叶修说,“我回去会征询他们的意见。如果他们都同意,会提交会面申请的。”顿了顿,又说,“希望你是对的。”

“放心啦,哥这方面是专业的。”

将房门关上,王杰希大步离开。

或许确实如叶修所说,让高英杰适当肩负一些责任,承担一些压力,会更有利于他的成长。而乔一帆又是个沉稳的孩子,最重要的是,他拥有高英杰的信任。

既然你说服了我,叶修,我是该让他自己飞了。

 

=============

 

下章预告(划掉,说了不是)

安文逸同志,虽然你是一个向导,但请接受几位哨兵的决斗,因为叶修大大明确表示他特别特别想念你。

虽然说犬类的精神向导的数量是最多的,可是金毛、边牧再来只哈士奇还真是有些让人受不了……

……喂,那只大熊猫放开那只金毛!

 

==============

 

字数不够,动物来凑(真的不是啦)

精神向导的品种并不一定完全反映哨兵或向导的性格,但大多数情况下会有一部分特质一样。所以有时并不一定说是完全符合,必然会掺杂主观意愿甚至恶趣味。

1. 王杰希——国王变色龙

私以为变色龙是最适合王杰希的精神向导了,可以提现魔术师多变的特质。具体品种是国王变色龙,产于非洲东岸的马达加斯加岛上,算是变色龙科中体型最大也最重的一种。它们经常捕食小型哺乳类和鸟类甚至是其他爬行类动物为食(变色龙中最凶残的了,大眼看我对你多好),它们的舌头力量大得惊人,同时也长达体长的一倍半之多(舌头吐出去——星星射线!【系统提示:王杰希已对你开启了仇杀,你有五秒钟可以准备】)。

 

2. 乔一帆——金毛巡回猎犬

是一个均称、有力、活泼的犬种,稳固、身体各部位配合合理,腿既不太长也不笨拙,表情友善,个性热情、机警、自信。因金毛犬是一种猎犬,在困苦的工作环境中才能表现出他的本质特点。经常被训练成导盲犬、搜救犬、缉毒犬,是非常擅长与人合作的犬种。私以为很适合小乔,辅助性强,而且很天使。

 

 

3. 罗辑——边境牧羊犬

天性聪颖、犬种智商排名第一,体型中等偏小。善于察言观色,能准确明白主人的指示,可藉由眼神的注视而驱动羊群移动或旋转。其最大的特点即是聪明、学习能力强、理解力高、容易训练、温和、忠诚、顺从,其忠心程度可以用如影随形来形容。别的不说,就第一条便非常符合罗辑了。(虽然最聪明的应该是海豚,不过水生物太不方便了吧……而且海豚可以说是最没有节操的动物了,不想安给罗辑。)

图片均来自百度

 

第四章

结果叶修花了一个下午写报告,去解释他为什么在向导登记部还没有下明确定论的时候就私自通知包荣兴来首都塔与向导会面,还要反省私自解开手环以及详细说明如何解开的。

陶轩也就只能在这方面让叶修头疼一下了,而每当这个时候叶修就会特别想念安文逸。

不过还好,他只在首都呆半个月,九天后他就要去下一个军区了。是哪个军区还没有下通知,各大军区的首领正在“打架”。叶修是无所谓的,哪里都行。反正离了塔天高皇帝远更没人管他……哦,忘了,是只要不去霸图哪里都行。

想到张新杰那张脸叶修就觉得自己会便秘。他还记得上次想抽烟的时候给他随便丢了个暗示,结果张新杰居然反弹了回来。这是唯一一次叶修失手,他也只认识这么一个向导成功抵抗过自己的精神共鸣。要知道,一般向导看到他都是一脸崇拜心神激荡,最低程度的暗示都能奏效。

这该说什么?嗯,不愧是玩战术的,连精神触梢都脏啊。

恭喜叶修同志把自己也骂了进去。

等叶修把报告写完,他没忘记登录微博,发了一条“小安啊,才几天不见,怪想你的”,然后心安理得地关了电脑洗白白睡觉去了。

嗯,真正的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叶修的微博很少写,所以哪怕是晚上十点多了,这微博一发出去就瞬间转发上千。叶修那是什么人啊,无冕的第一向导。现在向导训练的《向导精神控制细则》就是叶修编写的,在向导中的声望极高。不说他的军功,就光是叶修拒绝结合这么多年这一壮举都足够向导们羡慕崇拜了。不仅如此,在哨兵中叶修也极具人气,几乎没有哪个未结合哨兵没拿他意淫过。就算是普通人,也有表示愿意和他来一发的。

大家看到这条微博,第一个反应都是——小安是谁?

无辜躺枪的安文逸看到这条微博恨不得立刻把叶修拉黑了。不幸中的万幸是叶修并没有艾特他,否则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哪怕他身为一个向导也要收到诸多哨兵丢下的白手套了。

结果他还没庆幸一分钟,就看见艾特他的微博数量蹭蹭蹭地往上蹿。

李迅:“@安文逸,虚空发来贺电。不愧是叶神亲自挖♂掘的男♂人!”

戴妍绮:“@安文逸,雷霆发来贺电。真爱不解释啊~”

黄少天:“@安文逸,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叶修你人性呢人性呢人性呢!对着向导你都能下得了手!你的下限还能再刷新一下吗!?内部消化浪费资源啊!你让我们这些哨兵怎么办!喂,安文逸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被叶修给潜了!”

周泽楷:“@安文逸,呵呵。”

乔一帆:“@安文逸,有什么想对前辈说的吗我明天当面转告他。”

魏琛:“@安文逸,兴欣发来贺电。叶修这个不要脸的终于本性暴露了吗?小安要不要我等下去楼上保护你?右边的破坏队形可耻啊!左边的排好!”

卢瀚文:“@安文逸,蓝雨发来贺电。是这样吗?”

楼冠宁:“@安文逸,义斩发来贺电。请节哀[蜡烛]。”

楚云秀:“@安文逸,烟雨发来贺电。@苏沐橙 亲爱的你怎么看?”

……

卧槽尼玛这些当兵的塔里的都这么闲吗!就算是停战了也不管管边境走私贩毒的吗!我国不是还有很多恐怖分子等你们抓吗!不是还要派人出去国际维和的吗!

安文逸表示还没正式入编就已经对国家暴力机关失去信心不会爱了。

他果断地关机,拔了手机电板,没必要继续看下去了。

明天需要和陈部长好好聊一聊了,“打架”的结果出来没?他觉得他已经准备好和哨兵结合了,立刻,马上。

 

========================

 

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的连精神触梢都脏的大龄未结合向导叶修同志非常自在地过了三天,期间开了一个讲座,去训练场玩了枪,和乔一帆谈了心,顺手还获得了“陶部长的咆哮”x22,终于等来了包荣兴和高英杰。

“你们记住这只是会面而已!只准聊天。我们要按照流程来,体面,符合制度。这里是塔,首都塔,是全国所有塔的风向标。我不管你们在自己军区塔享受什么待遇,是上将的得意门生,”看了一眼高英杰,“还是……狗屎运立了军功,”扫了眼包荣兴,“到了我们这里就要按照我们的规矩。单纯的会面,不能标记气味,握手不能超过三秒,拥抱不能超过五秒,不能贴着对方坐。不能亲,更不能咬!任何强迫的行为都禁止。如果向导受了任何伤害,你们就等着被打断腿。这次会面的时间是半个小时,多待一秒也不行。关于结合的问题会在结束后询问向导的意愿……”

这是很乖的高英杰和被叶修叮嘱无论陶轩说什么也不要说话的包荣兴的场合。

“这半小时只是会面,虽然一帆小高你们两个都准备好了,但流程还是要走一遍的。你们俩不要太激动,之后会有四天的时间让你们慢慢来。这是中和剂,如果实在忍不住就喷点,或者按手环上的紧急求助。哦对了一帆我知道你对小高不忍心,不过该让他忍的时候就要让他忍。他要是弄疼你了就反压回去……”

“前辈!”

叶修促狭地笑笑,转向罗辑:“你嘛,就放松一些。你想你才刚刚转变,塔连一帆的结合意愿都要询问,如果没准备好是不会让你们火线结合的。这次只是让你们彼此了解一下。本来按照惯例,光是选定哨兵就要很久的评估了。但你情况太特殊,除非出现奇迹,是不会有第二个人选了。”

罗辑点头。

前天的讲座所有塔内的未结合向导都参加了,甚至有些已结合的向导都提交了申请慕名而来。撇开叶修那不正经的表现,这场讲座非常成功。罗辑受益匪浅。

“大多数人都认为向导依附哨兵而生,好吧,如果是从法律角度而言的话,确实如此。哨兵身体强壮,五感灵敏,在社会上往往身居要职。而他们的向导,在世人看来都是辅助性质的,并且哨兵去哪里,他们就去哪里。”

“但是我要说的是,在你们结合之后,你们一定要明白,你才是做主的那个人。因为哨兵一旦拥有了你,他们就无法放手,他们无法承担失去你们的后果。我曾经见到过一个哨兵,他的向导病死了。他痛不欲生,而且无论服用再好的向导素,也无法让他安宁。最后他选择终结了自己的生命。”

“向导依附于哨兵,但是哨兵又依赖于向导。”

“哨兵的感官由我们控制,他们的精神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如果你不想让他好过,你只需要动一下小小的念头,但我并不推荐你们这么做。”

“在出生的时候就决定了我们的身份,我们在对伴侣的选择上的权力少得可怜。你们哀怨于失去了自由,恐惧于战场。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让你们呆在塔里是对你们的保护。你们出去——走在街上,可能就要在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一场就地结合了。还有,我相信你们不会想知道在国外一些黑市上一个未结合的向导会拍卖到多少钱。而你们如果不上战场,我国遭到侵略或无法有力地打击恐怖袭击或是国际向导贩卖组织,你们身为向导,安全就更得不到保障。A国的塔去年就被自杀性袭击,塔的坍塌带走了23名已结合向导和168名未结合向导的生命,这样的痛没人希望让我们国家尝试。”

“当你结合了之后,无论你是否爱着你的哨兵,你都必须负起你的责任。你们结合了,那么哨兵哪怕自己被炸得粉身碎骨,也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你的哨兵的成就牢牢地维系在你的身上,你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聪明人都会选择更好的生活。”

“我并不是说服你们认命。我到现在都没有放弃抗争,我的哨兵离开后我就在抗拒自己的本能。你们不会想尝试的。所以身为一个向导,我只是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过得更好些。”

“请记住,你的哨兵,是在用他的一切保护你。”

“是否给予相同的回报,在于你自己。”

之后叶修教了很多精神共鸣操作的小技巧,罗辑刚刚转变所能理解的并不多。但光就是之前的那些内容,让他实在地了解到了叶修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叶修的过去并不是秘密,他说的这些都是他用惨痛的代价换来的经历。

既然已无法改变,那么我只能尽力让自己过得更好些。

可是当罗辑见到他的哨兵时,被一只哈士奇扑倒的事实却让他之前所有的心理准备工作都付之东流了。

……谁能告诉我这个脱线的二货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来相亲的还是来认小弟的!

半个小时的会面对于罗辑而言就像一个世纪那么长,他和从隔壁房间出来的乔一帆呈明显对比,一个黑气环绕一个粉红色小花满天飞……等等那个抱着一帆腿的……那是大熊猫?

……拥有如此软萌精神向导的哨兵真的没问题吗?一帆你辛苦了,我终于体会到叶神的苦心了,你可以尝试去压他,真的。

罗辑小朋友,如果你认为大熊猫只是一种软萌的生物,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大熊猫可是非、常、凶、残、的、哦。

“陶部长,我觉得我需要休息一下……”

 

================

 

字数够了也要上动物(=L=)

4. 包荣兴——西伯利亚雪橇犬

俗称哈士奇,毛发厚,颜色花纹都有多种,国内最常见的是黑白色的(和罗辑的黑白色边牧非常搭)。外形像狼,但是性格上一点都不像。哈士奇的二世人皆知,还有个外号“撒手没”,意思是你一撒手它就成了脱缰的野狗跑没了。哈士奇都有一点神经质,特别是雌性哈士奇。总是莫名其妙的做一些令你崩溃的事情,比如走在马路上突然啃完青草就开始狂奔,在屋里到处乱窜然后开始原地打转,等等等等。和脱线的包子搭配绝了。

 

5. 高英杰——大熊猫

大熊猫私以为不用介绍了吧,国宝……高英杰的精神向导我纠结了很久,最终选定了大熊猫。因为大熊猫世人的印象往往都是憨态可掬软萌可爱,可是实际上大熊猫是杂食动物,前几年还看到过新闻说大熊猫跑到农户家里把羊吃掉了。高英杰也是,他确实很萌很小天使,不过他肩负着微草的未来,不要忘记他也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

图片均来自百度

 

第五章

叶修对于一见面就一手拍罗辑肩膀一手拍自己胸口,说着“放心以后老大罩你”的包荣兴深深的无语了。包子他知道非常脱线,但与向导结合这么重要的事还能掉链子这叫叶修还能说什么?

难得有挫败感的叶修躲在角落里抽了根烟。

包荣兴是少数能让叶修头疼的人。

当时嘉世军区因为高层的背叛,一夜之间被打开了一个大口子,军区首府甚至被逼到在打巷战的地步。叶修就是在一团混乱中发现了包荣兴——他利用枪声掩盖了自己的脚步,从下风处接近了叶修本来要出手的目标,一手一板砖敲晕了两人,枪了两把枪就要往外冲。叶修及时丢了一个“停下来”的暗示,否则包荣兴这一冒头还不被打成筛子。

然后叶修就带着包荣兴一起跑路,期间没少让叶修无语。

最神奇的事情是包荣兴当时居然没有发现叶修是个向导。

包荣兴打架的方法明显是野路子,流氓打群架打出来的,完全没有系统和套路,怎么顺手怎么来。他在这个城市的巷道里不知道干过多少架,跑过多少路,丢过多少黑砖头,这看起来错综复杂的街巷对于他而言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他更知道哪里有不为人知的门洞可以钻,从这头到那头最隐蔽的路线,躲在哪里是死角不会被发现。

叶修在嘉世待过六年,自认为对这里熟悉,却还没有到包荣兴这地步。

当时和叶修在一起的王杰希也表示包子这个人非常有意思。

“他要么是个不出世的天才,要么是个幸运的蠢材。”

叶修表示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他都很欣赏。

在拥有这样一个外挂的情况下,打赢比预计的时间推快了许多不说,战损比也降到了最低。叶修当即拍板让包荣兴去嘉世塔报道入编,结果他就干出了将嘉世塔塔长陶轩拍晕了拖进塔的壮举。这直接导致了陶轩半个月没敢去上班。最后陶轩被调去首都塔任职向导登记部部长才远离了这场噩梦。这也算是明贬暗升了,可喜可贺。

之后叶修还在嘉世军区挖掘了不少人才,这些人在建立兴欣军区的过程中都立下了很多功劳。他们现在还有不少依旧留在兴欣军区。话说回来,对于陶轩而言,调任首都塔运气确实不错。因为在停战后,兴欣军区在地图上一划,不仅将这次扩张的版图囊括在内,还分走了原嘉世军区三分之一的辖区,理由是为了协调民众关系。

因为嘉世军区边境部分有许多小镇一分为二,街这头是C国,街那头就是K国了。C国人民只要走到街对面就出了国。这样的小镇数量不少,很多居民都是两国通婚的后代,关系比较融洽。这场仗打完,K国宣布投降,交出了叛徒刘皓,并割地赔偿。

为了调和民众关系,就将原本嘉世边境的这些地区都划入了兴欣军区。

为了建好这个新区,叶修到处挖人、抢人,一点一点让它走上了正轨。十天前他才刚刚离开,回到首都塔进行调整,准备去下一个军区。虽然兴欣还有很多地方尚未成熟,例如人手严重不足,塔长和向导登记部部长由一人兼任。而最忧心的是还是塔,叶修这一年里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到处寻找和保护向导。本来K国贩卖向导的行为就比较猖獗,在塔刚刚建立的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更容易摸鱼。

期间他干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情就是利用自己是个未结合向导的身份,自投罗网。虽然事后被兴欣塔主陈果给骂了个半死,被苏沐橙禁勒令烟两个月。不过这也不是没有收获,安文逸就是他从人贩子窝里救出来的。

可是叶修已经在兴欣呆了将近一年,对于一个国家要压榨干净的特殊劳动力,早就该把他派到其他地方去了。

要说叶修完全放心,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当他发现了罗辑,现在他还显得很淡定要循序渐进……可实际上却是想把人打包了丢兴欣了事的心都有了。一个高智商搭配一个神奇脑回路,应该能起到互补的作用。

虽然现在只达成了“秀才遇到兵”的成就。

“哎,还好小高和一帆是要先去兴欣历练一下的……”叶修吐出一个个“O”型的烟圈,看着它们慢慢扩大、消散。

兴欣塔除了有魏琛、方锐和苏沐橙这三个老手哨兵之外,都是一些新人,甚至多得是没有接受系统训练的哨兵向导,却充满了无限的可能。这只鹰的翅膀还没完全长硬就要开始自己飞行,叶修虽然不放心,却还是必须要离开。

除了兴欣,新的嘉世也是大伤元气。在所有军区中,也就只有嘉世,叶修待的时间最长。对于他而言,这个名字有着特殊的意义。现在那里是叶修的学生邱非任职哨兵等级部部长,虽然是个很成熟稳重的孩子,可是他的资历上欠缺让他这个位子坐得分外艰难。

说起来最初他待的地方,现在已经划入了兴欣了。

这也是他如此看重兴欣的原因之一。

你守护过的地方,我会替你守好。

“……还嘲笑大眼呢,我也没好多少。”

烟燃到尽头。

“还要我等多久啊,你们这些小年轻。”

 

 

 

====

 

先发这么多……

评论(53)
热度(2066)

周叶已纯食,已纯食,我双担。
lofter没有置顶功能对于大家经常问的问题在这里说一下:连已开放自印。归一二刷8月1日24点结束预售。时之足已完售。请不要私信我问我要txt,请自行百度谢谢,问我要txt我不会回复的,有私信我的功夫都下载完了。不愿翻可以搜tag楚谓之聿有好心的姑娘整理目录。ky评论我会直接删除。【PS:聿读玉,委屈】

© 🍃楚谓之聿🐧 | Powered by LOFTER